摸鱼儿

心有OTP,笔末TBC

不为人知的种子

作为情人节小甜饼(送给 @Silvia. ),OOC是必须的。


Lindir觉得他的Lord近期很不正常。 

不对,是极其不正常。且不说在最近一个月内他五次赖床不起三次忘记参加中土会议还有一次讲着讲着忘了词,光看看他花钱如流水挣钱若抽丝的日常就够了。 

这秘书真是当不下去了。 

 

然而就在此时,只见Elrond大人翩翩而来,手里拿着一本从Gandalf那里换来的石榴红色的手帐。在乍暖还寒的初春,亮的晃眼。 

“My lord,你知道这是干什么用的吗?”

“当然,不就是个好看的账本吗,听说Gandalf从孤山上淘换来的。不过你要是用完了我就再问他要。”

Lindir只能无语问苍天了,你家账本还需要这些糖果色手撕胶带和镂空绘图标准尺吗?没想到所谓的中土第一智者的知识盲区如此诡异。他开始舍不得作为交换送出去的那些林谷特产,还不如留着让老朋友Haldir拿回尝尝鲜呢。 

Elrond显然不知道秘书的怨念,每天依然风风火火来来去去,表现出一副“今天没吃药,感觉自己萌萌哒”的情态。

于是心细如发的Lindir明白,他的领主大人这是有心上人了。

 

这个认知让他有点失落,他当然知道为什么。

这感觉就像一颗不起眼的种子,在萌发时节被抽干了水分,从此深埋于泥土,无人知晓,亦无人问询。

 

Lindir表示最近真的很焦躁。 

突如其来的领主恋爱风波还没平息,隔壁林子的大角鹿又一次不请自来,把Rivendell当成了自家后院,饱食终日,无所用心。其实这都不是重点。重点是,春天来了,又到了大角鹿发情的季节。作为破坏力和战斗力翻倍的物种,小小的林谷可是容不下的。 

Lindir只好牵着和他同样焦躁的大角鹿踏上了去往隔壁密林家的路。

 

其实Lindir本来可以不去的,他只是不想再看领主因某个人时不时的傻笑了,这总会让Lindir羡慕那个人,打心眼里头。

 

到了密林中心金碧辉煌的王宫,Lindir算是明白不作死就不会死这个道理了。

容光焕发桃子和决定入赘的Kili眉来眼去,跑来度蜜月的Thorin和Bilbo旁若无人,至于人见人爱的密林王Thranduil,在礼貌性地拍拍林秘书的肩以示欢迎光临后,就忙着和儿子谈心去了。

Lindir突然觉得林谷的风气是值得赞扬的,不管怎样“中土八荣八耻”不能丢啊。

最后还是Galion拿了私藏的密林陈酿与Lindir分享,其实一开始Lindir是拒绝的,后来,后来他喝多了也就不知道了。

他只记得梦里夕阳西下,清晰的轮廓消失了,寂静像雾霭一般袅袅上升、弥漫扩散,整个世界松弛地摇晃着躺下来安睡了,他丢下趴在圆桌上不起的Galion,晃晃荡荡地拿着剩下的半瓶烧酒去找大角鹿,这个有风吹过的晚上,也许它是世界上唯一一个合格的倾听者了。 

“你们密林果然是春风荡漾啊,你是受不了了才跑出来的吧”

“你不知道哎,在我们林谷,一切都井井有条”

“每天早上第一缕光线照进来,我就去敲Elrond大人的门”

“我可是从不偷懒的,好吧我承认,我只是想看他一眼罢了”

“他会跟我说早安,那声音可好听了,苏得能把阳光化掉”

“说不定我回去,他身边就有个领主’夫人’呢”

“可是有些事他还不知道呢”

“大概他永远都不知道了吧”

 

第二天,挂在大角鹿树杈一样的大角上的Lindir醒过来,第一眼看见的就是Thranduil嫌弃的眼神。 

他赶快站起身,拍拍身上的土,顺便藏起来昨晚的空瓶子。

Thranduil伸手给他一封插着三根鸡毛的信——这表示Rivendell意思里的十万火急——上面是Elrond的字迹。

“Lindir,速回”

Lindir拍拍大角鹿的脑袋就往回走。

宿醉的头痛让Lindir很难集中注意推断他走的这两天Rivendell究竟出了什么事,Elrond大人究竟出了什么事,但是信上沉重的呼唤在不停地回响:”Lindir,速回“”Lindir,速回“”Lindir“”Lindir“”Lindir“……这声音像是一道魔咒,让Lindir心甘情愿地画地为牢。

 

“所以你只是没有护发素了吗,My lord?”

让Lindir心心念念了一路的Elrond心安理得地点点头,脸上带着圣母般的微笑。

在Rivendell杂货铺里,Lindir觉得他要炸了,作为曾经放荡不羁爱自由的吟游诗人,他不能让自己这么沉沦下去了。是可忍,孰不可忍。

然而他还是兢兢业业地挑选了适合领主发质的护发素,就当做最后一次吧,他顺便买了一块竹纤维毛巾作擦头发用,布料很柔软,Lindir特地摸了摸。然后他提着这些东西,带着大义凛然的气势,准备向Elrond辞职。

Lindir抬头时,发现Elrond正站在门外,显然他早就看到拎着花毛巾和护发素的秘书了。Lindir总觉得他的Lord笑得有些不怀好意。

两人目光相接的一瞬间,Elrond开了口:

“你能保证一辈子对我的头发好吗?”

Lindir有些莫名其妙,“一辈子”和“头发”这种林谷敏感词同时出现在一个句子中,仿佛暗示了某种即将到来的奇妙时刻,然而对于领主大人说的话多年来的习惯让他顺势点了头。 

“那我们在一起吧。”

Lindir算是栽在这该死的温柔上了。 

P.S.你知道么,这世上有很多不被接受的种子,都在不为人知的角落,开成了花。

 

最后一句献给所有的冷CP 

这篇文在印象笔记里存了三个月,想了想还是发上来了。因为读了写了各种各样的文章(议论文写的惨不忍睹),还是同人最亲切最有欣赏性(但是写得烂不能怪我啊),特别是默默地喜欢着冷cp,那种众人皆醉我独醒的感觉呦~

评论(3)

热度(16)

  1. AlecNights摸鱼儿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