摸鱼儿

心有OTP,笔末TBC

最近有点累了,消失一段时间吧。

不要说话

再写下去粉真的掉没了,眼下也确实没时间产粮,所以...啊只好说取关随意,相见就是缘了。
后面大概会在渣浪更一点日常,毫无营养,溜了溜了

真的可以给蓝眼睛条约打钱了!!!
我的夙愿。

Brian Jackson失恋日记

恋爱日常是没有的,怎么着都是不好写出的,也许过一阵子就有分手日记了哈哈哈哈。
谨此作为我的授权。(如今我也算个太太了

薄荷绿的小绵羊:

授权自@摸鱼儿 ,并且催更bj恋爱日记!(这篇文真的跟学妹没什么关系,跟Brandon好像更没什么关系哈哈哈。就是听说写bj单身日记能脱单)以及希望第一次给授权的摸感情美满,万寿无疆!

Brian Jackson失恋了。

这还得从两天前的那个晚上说起。

或许还要更早。

他最好的朋友Rebecca在愚人节的前几个小时脱了单,从此五句话不离那个他。(Brian真的数过,刚好五句)

然后他就经历了噩梦一般的两天,努力在考试的轰炸中活了下来。再然后,当他终于长途跋涉躺在自己家里的小床上的时候,他终于鼓足了勇气把一句想了很久的话发了出去。

“Brandon,你有女朋友,或者男朋友了吗?”

“没有哦。”

Brian的眼睛亮了亮。

“那,你想不想以后跟我一起学习?”

他等了足足有半个小时,心一直提在胸口,手机就放在眼前,却一个字也看不进去。

“我们还是先把辩论赛打完吧。”

Brian一下子就把脸埋进了枕头里。

真的是Brandon的一贯作风,礼貌地拒绝,完全不伤害他的自尊,却又一下子划开了距离。

Brian也说不清楚自己对这位高年级的学长到底是一种什么感情。是在一场场辩论中积累出的好感,还是在压抑的喘不过气来的学习中抓住的一根稻草?

他跟Rebecca通了整整一个小时的电话,这个恋爱中的女孩像以往那样理智又细致地帮他分析了心意。

“他只是刚好是你喜欢的类型。”

“可能你是真的有一点动心了。”

于是他第101次点开了真爱至上。

又101次在屏幕前又哭又笑。

看到那个举着牌子向注定无法在一起的女孩表明心意的“第三者”,他终于明白,自己可能是对Brandon有好感。

但至少他说出来了,那也没有遗憾了对吗?

剩下的就是一点自我调节了。

不,学习们可不会因为他需要“自我调节”而减少自己的重量。

但起码他和Rebecca都达成了共识,恋爱真的是一种很玄的东西,有的时候只是“想与不想”。

他可能真的是看了太多的电影和小说,才有了太多的不切实际的幻想。


作者注:如何高效快速地自我调节呢?学习和疼爱查查啊!


授权图:



所以谈恋爱真的克习题课。

Brian Jackson单身日记2

Brian Jackson都是卡着点儿起。
6:40的习题课,他6:38起。
别看他腿儿短,生死时速跑得比谁都快。
不为了他自己,也为了他书包里那三份作业。
一年下来,他全票当选“美国好舍友”。
当然,那是他谈恋爱之前的事了。


在点赞里抽一个幸运的宝宝教我第二型曲面积分哦。

说真的,EC得有多相爱才给彼此这么多耐心。我每次和三观不同的人辩论上两句就想掀桌子滚蛋了😶

Brian Jackson单身日记

OOC是我的底线,我承诺,除了名字以外,这玩意跟恋爱学分或者学妹本体没什么关系,谈恋爱也没有,整篇文都是作者悲惨人生的产物。

————

Brian睁开眼。一秒、两秒,什么都没有。他害怕起来,眼角余光里看见寝室里已经没人了。自然醒带来的舒适感在这时已消耗殆尽,他挣扎着爬起来,在屁股底下找到了一只耳塞。自从他第八百次被舍友六点半到七点半的闹钟,以及随之而来的接水声、咳嗽声、拉开椅子喝敲击键盘的声音吵醒之后,他就开始用这玩意。成效显著,当然副作用也非凡。

手机还处于漫长的开机中,他抓起床上散落的毛衫套上,一边下床一边暗暗期望着时间足以让他吃个早饭。他冲着镜子揉揉头发,舔了舔嘴唇,这里天气远不如家乡湿润,十天里有八天都阴沉沉的。

屏幕亮起来,图标显示42条新消息,来不及屏蔽的新群里,同学们正在热烈地讨论苏格拉底的死到底有没有意义。他看了一眼时间,很好,他还有一刻钟来写出今天要交的预习报告。

等他终于噔噔噔跑下寝室楼以后,自动贩卖机里的肉松饼已经卖光了。他不得不裹紧饥饿的心事,冲向教学楼,进门的瞬间上课铃响了,在全班同学和老师的注视下他溜到后排,一边连声道歉一边从椅子间钻进去,巨大的书包卡在了第一个座位上。

他挣扎了好久才脱身,讲台上,老师依然在开飞机。他坐得笔直,从人头里寻找大屏幕,这时候显出他个子小的劣势来,在家的时候,他妈妈总会摸着他的脑袋,嘱咐他喝睡前牛奶,还非要在他脸上印两个响亮的吻。但他已经长大了,念了大学,在他们乡村里几乎无人不知,虽然不全是好的那种,他们似乎总以为大学就意味着“书呆子”或者“自大狂”,他无奈,紧接着在一片死寂中回过神来,老师抛出了一个问题,他下意识地高高举起手,正襟危坐,原地待命。谁料他这举动惹了边上的同学,那些睡觉的、打游戏的、和情人聊天的突然团结起来,齐齐向他瞪过来,他在炯炯的目光里缩回了手,不太懂发生了什么。

午餐的时间被拖堂和下午的实验课大大压缩,他一边啃着面包,一边换地方,期间想起他把整套PCB板都落在了寝室,不得不咽下嘴里的东西,扫了一辆车就往回跑。

当他把电烙铁按到手上的时候,他终于反思自己的人生是不是出了什么问题。疼,疼,疼!他把手指含在嘴里,收起眼泪和尖叫。他想他热爱文学,对很多事情抱有兴趣,没什么上大学的经验——当然没有,报名的时候Spenser戳了戳他,然后他就稀里糊涂地来了这里,坐在台子上,戴着大大的防护眼镜,花一整个下午焊接一个愚蠢的正方框。但他想一想不久以后的大学挑战赛,很快就忘了这些。

等他终于从实验室出来以后,在回宿舍的路上,发现一群人围在什么东西中央。他好奇地挤进去,看见了Rebecca等人和签名板和海报。Rebecca正在大谈女性安全与健康,看见他,大喜,一把搂过来央他充当劳力,他本来是拒绝的,却又抵抗不住她火一样的平权热情,于是在接下来的两个小时,他拿着东西站在路边,尽职尽责地拉住每一个过往的女生——为此遭到了更多白眼,“同学,卫生棉条了解一下。”

活动结束的时候天色都黑了,吹了半天冷风,他鼻子早就冻得通红。他走进最近的食堂,人们依然排起长龙,他等了很久,要了一杯热咖啡和几道菜,终于坐在餐桌上的时候他已经有点精神恍惚,为这和所有的一切。他想要端起咖啡,却碰到了伤口,手一抖向前泼去,泼到了对面人的衬衫上。他今天第一万次地道歉,掏出纸巾来往对方身上擦,擦了一会儿才觉得不妥,抬头看过去。

那人衬衫是白的(曾经),围巾是灰的,就连眼睛的颜色也是淡淡的,但他盯着你时,却又能让你陷进去。

“糟糕的一天?”他听见对方说。

“一点也不,先生。”他说,微笑起来。

 

 

一句话彩蛋:那天晚上Brian没去上习题课。

 


但是我去了。

然后算了三个小时重积分。

Fucking hell

 

隔一阵就想一想

HistoricalPics:

“人生总是如此艰难,还是只有童年如此?”
“总是如此。”

【待授权/伪科普】ABO男性生殖系统剖面图

原作来自tumblr(链接见评论)

之前答应朋友会找一找生殖系统的图表,不知道这个算不算w

总之新年来混更,有任何汉化的问题请告诉我!

Omega男性:


(secondary secum sack不确定ToT)


Alpha:



如果有对ABO的伪科普感兴趣的,欢迎继续戳

 【翻译/伪科普】关于ABO世界观的一种遗传学解释(第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