摸鱼儿

心有OTP,笔末TBC

写给雕塑

  没错,这篇文章已经好到我愿意用我匮乏到只剩拟声词的语言长篇大论地赞美它,以及我们可亲可爱的也许一个月前才入坑()的Q太太。

  好吧一开始是被三行加粗的预警吓到了,一个注定了死亡的短篇故事,会有多少非刻意的痕迹呢?葬礼上决定擅闯的人们就是一切的开始,homophobia在这里已初见端倪。

  从“是否有妻”那里,我心心念念的人儿终于出现了,虽然只是名字。年轻的“相貌十足”的雕刻家万开始寻找灵感,比起很多别的艺术家付出的代价来说,镇长的一拳真的很轻了。船上的阿多尼斯纯洁得诱惑,最适合读拜伦这浪荡子的诗。轰轰烈烈的撞船事件后,视角便转向市井的议论,让你心痒又看不清楚。

  酒吧里的日常吵架,分裂派的老万和和平主义查,从揽着腰离开开始,情节开始急转直下。人们对于“美丽的堕落”总是怀了极高的兴趣,让我想起有人画过西西里美丽传说的AU。所以高潮就是了,最幸福时候的失去,愚蠢的无处不在的“只是孩子”,作坊的前门再也没有打开。

  直到hank率先打开房间,那个雕塑,那件艺术品,我无数次幻想的脸庞和鼻梁,那完美的、希腊式温柔风雅的查。


评论(6)

热度(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