摸鱼儿

心有OTP,笔末TBC

【授翻/EC】Into the Fray/阿尔法游戏(CH4上)

饥饿游戏AU;ABO

本来发誓在高铁上不眠不休地翻译五个小时,然后在下车之前一分钟翻出了仅剩的一点点存货po上来...对不起追文的小天使



那安眠药的粉末透明而且没有任何气味,所以他趁着Erik睡着倒进了他的水壶里。他不知道药效有多强,因为并没有任何说明书附上。但是有一件事是确定的:那些人想让他独自走进那场“盛宴”,像是某种意义上的处子的献祭(virginsacrifice)。

Charles知道他没有两全其美的选择。他必须得帮Erik拿到那些药。伤口已经有感染的前兆,Erik也正在因为高烧而昏睡;但如果他去了然后被某个alpha捉住,他也永远没法把药送回来了。

“Erik,”Charles静静地说,把他扶起来倚在石壁上。“你得喝点水。”

Erik迷糊地冲他眨两下眼,“我们得继续赶路,”Erik说,沙哑着嗓子。

“没关系,还来得及,”Charles说,“所有人都会到补给堆那边去,你可以再休息一会儿。我希望你能先喝点水,你发烧了。”

Erik接过水壶,吞咽了几口。Charles紧张地注视着他的动作,暗暗计算着摄入的药量。Erik拿着水壶的手渐渐松开,Charles伸手抓过水壶放在一边,扶住Erik滑落的身子。

“Charles,”Erik出声,“Charles,水里是—?”

“只是一些帮助你睡眠的东西,”Charles说,让他平躺回睡袋。

Erik撑起身子,拽紧他的袖子,“你保证过,”他沙哑地叫道。

Charles摇了摇头,“你要我保证,”他说,“但我没有。”

睡意袭来,Erik皱起眉头,但他已经抓不住Charles的袖子了。Charles几乎没办法离开,他轻轻地伸出手,拨开Erik额前的头发。

“有一件事儿你说对了,”他贴近熟睡中的Erik,在后者灼热的额头上印下一吻。“我不会站在那儿看你死去。”

Charles决然地站起身,拿起箭筒和弓箭。他没什么计划,不过除了他和Erik以外也只剩下四个贡品了,也许他们能互相牵制。

他只需要抓起药品然后跑掉。他把弓箭搭好,一只箭头正在弦上。天色还没亮,但他们在树林里走了太远,必须要尽快回到补给堆才能赶上破晓。他短暂的犹疑浪费了太多宝贵的时间——Erik承受不起的时间。

等到他赶到森林边缘的时候,他已经因为疲劳和干渴而头晕眼花。他半蹲着躲在几块巨石的后面,仔细观察着补给堆及周围的情况。破晓未至,而补给堆上已摆上了六个口袋,每个都标了数字。

12,12,10,5,1以及最后的:O。如果Charles选择Erik的口袋,他就要冒着他们的联盟被人撞破的风险,更别提还有很大几率他拿到的是Shaw的口袋——这不是个好主意,所以他决定转换策略。如果那药装在标着O的口袋里,他可以拿上就跑。

环顾四周,他看不见什么人,虽然那并不意味着他们不存在。但等下去也不能增加他成功的可能。所以他深呼吸几口,握了握他的弓箭,然后冲向补给堆中间。

他一鼓作气地跑到补给堆上,然后迅速拉开口袋,翻看里面是否有他需要的东西。包里有一罐药品——那种极其昂贵却见效的药物,平日只在都城售卖。他确信Erik涂上后会很快痊愈。

Charles转过头,血液瞬间凝固了。一个贡品正站在一英尺远处,狂妄地笑着。泥巴沾满了他的身子,一把斧头被他拿在手上。他看着Charles,丢下斧头,慢慢走上前来。

Mortimer,Charles想着,更喜欢被称为Morty。第10区的。他的评分只有4—但Charles怀疑他有意向设计者们隐瞒了某些能力。Charles偷偷地把弓箭推回背后,这么近的距离弓箭派不上用场,但他也不希望它被人发现。

“你拿到了什么,美人?”Mortimer问。他抓过Charles的包向里看,“这是为了谁的?”

“为了我自己,”Charles说,努力控制着颤抖的声音,“Cain抓到了我。”

Mortimer把药罐扔到地上,眸色加深,直到几乎完全变黑了。“那么很高兴他死了,”他粗声说,“他不值得有一个自己的omega。”

Charles知道他有一个微渺的机会。他没办法拉开弓,但他的手上还攥着一支箭头,紧紧地贴在大腿上没有被发现。他扭转箭头,掌心握着箭柄,然后狠狠地把它插到Mortimer的肩膀上以求逃脱。

Mortimer大叫起来,粗暴地拽起Charles,把他推向补给堆。Charles脑袋着地,一阵天旋地转,他能感觉到血从发际出流下,滴进了他的右眼。他抬起眼睛,看见Mortimer模糊的人影,后者正拔出肩上的羽箭,把它折成两段。

“小婊子,”他咆哮着,拎着Charles的领子把他扔在地上,然后整个人按在他的身上。“只会做一个该死的事情。”

Mortimer把全身的重量压在他胸前,几乎隔绝了他所有的空气。随着他每一口艰难的呼吸,肾上腺素大量作用,他的视线重新清晰起来。Mortimer的肩头血流汹涌,但那似乎并没有困扰他,至少从他撕扯Charles衬衫的力量来看。Charles的手从草地上划过,他正要摸到身后的箭筒时Mortimer抓住了他的手腕。

“你有什么毛病?”Mortimer冷笑说,“我正在他妈的标记你,躺回去接受它。”

Charles不知道是因为失血还是Mortimer仅仅是出于他不可遏止的alpha本能——但Mortimer似乎忘记了一个最基本的事实。他们正处于一大片开阔场地的中央,而且他们不是唯一活着的人。

当一双陌生的手出现在Mortimer头顶时,Charles咬住了唇。他沉默地看着一只手揪着那人的头发扭过他的头,另一只手精准而残忍地把一把匕首插进了他的喉咙。

Mortimer没怎么挣扎就倒了下去,像一个毫无生气的玩偶,慢慢地吐出最后一缕呼吸。空气里弥漫着血液的粘稠气息,Charles感受着那气息渗入他的夹克,沾湿他的喉咙。

慢慢地终于浸透了他的全身。

TBC




来的人不是老万呀.....他还在山洞里躺着呢……

评论(19)

热度(1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