摸鱼儿

心有OTP,笔末TBC

【续翻/福华】A Preference for Texting(下)

上戳这儿:http://herose0405.lofter.com/post/1d30c879_db63964

First kiss提及。

——————————————

什么时候到家?–SH

 

几个小时内。怎么了?–JW

 

无聊。–SH

 

这房子太安静了。-SH

 

拉拉你的小提琴。–JW

 

已经在拉了。但是不一样。–SH

 

和什么不一样?–JW

 

没什么。–SH

 

到底和什么不一样?–JW

 

和有人在这儿的时候不一样。–SH

 

噢你是感觉孤单了吗?–JW

 

当然不是。–SH

 

好吧。我到底在想些什么?–JW

 

你那不叫‘想’。–SH

 

好吧。也许‘孤单’并不是你希望有个人在身边。–JW

 

讽刺不适合你。–SH

 

我至少比你强那么一点。–JW

 

搞笑。–SH

 

Mrs. Hudson去哪了?–JW

 

她姐姐病了。不严重。–SH

 

哦对了,你可以打给Mycroft。他会照顾你。–JW

 

我宁可无聊得去死。–SH

你能不能试着别用‘无聊’来代替你现在所有的感觉?–JW

 

大概不行。–SH

 

等等,你居然考虑我的建议了?–JW

 

不。当然没有。–SH

 

你有的,不是吗?–JW

 

我是说,你告诉人们你是反社会者,但我们都知道那只不过是胡说八道。–JW

 

为什么是胡说八道?–SH

 

因为你不符合反社会人格的诊断标准。–JW

 

我不像大多数人一样感知这个世界,别人都这么认为。–SH

 

‘别人’没有和你生活过。–JW

 

Mycroft有过。很久之前。–SH

 

Mycroft也这么觉得吗?–JW

 

有时。另一些时候我也不知道。–SH

 

所以你最亲密的人都怀疑它。这应该说明了点什么。–JW

 

说明你们都只看到了你们愿意看的那部分?–SH

 

John?–SH

 

不,不是这样的,Sherlock。–JW

 

有时候我确实带了有色眼镜。但那不是全部。–JW

 

你不可能一直伪装自己的。–JW

 

不。我看过你的伪装术。那不一样。我认得出来。–JW

 

怎么说?–SH

 

就像几周前。我被你的小提琴声叫醒。–JW

 

你完全沉浸在另一个世界里了。就算我在墙上开一个洞你也不会发现。–JW

 

我沉浸在案子里。–SH

 

不。你沉浸在情绪里。那小提琴声非常的悲伤。–JW

 

如果你不能调动情绪的话,你的琴声也不能。–JW

 

我在那儿站了半小时。有点落泪的冲动。而你甚至没发现我。–JW

 

如果你在伪装的话,你在伪装谁?–JW

 

也许是我自己。–SH

 

你伪装成你自己?–JW

 

也许吧。这很有趣。–SH

 

好的。我懂了。–JW

 

你一直在告诉自己你不是感受它。你只是在思考它。–JW

 

有什么区别吗?–SH

 

我可以思考‘啊John在这儿就好了’。但那不意味着我感到孤单。–SH

 

好吧你说得对。–JW

 

我今天早点回家。下午没有几个病人。–JW

 

记得带尼古丁贴片。–SH

 

-----

 

听着,Sherlock,我很抱歉。它就是那么发生了。–JW

 

它不意味着任何事。它也没那个必要。–JW

 

如果你需要空间,我理解,但是向我保证我们会谈谈。–JW

 

昨晚你貌似都没回家。–JW

 

你能不能回我一句让我知道你还好?–JW

 

已经一天了,Sherlock。–JW

 

你吻了我。–SH

 

是的,我很抱歉。它就那么发生了。它不会再发生了。–JW

 

不会了?–SH

 

我保证。–JW

 

如果我想呢?–SH

 

什么?–JW

 

你想?–JW

 

Sherlock?–JW

 

你不能抛来一句这样的话就不理我了。–JW

 

我可能吧。–SH

 

可能什么?–JW

 

可能希望它再次发生?–JW

 

是的。–SH

 

我有时候会这么想。–SH

 

噢。–JW

 

我也是。会有点想。–JW

 

为什么要亲我?–SH

 

因为你很聪明很狂妄而且你是你。–JW

 

我没懂。–SH

 

我想亲你。我应该制止自己的,就像我一贯那样。–JW

 

一贯?–SH

 

不是第一次了。–JW

 

真的?–SH

 

真的。–JW

 

我也是。–SH

 

那你为什么跑?–JW

 

我做不来这个,John。–SH

 

你现在希望我亲你吗?–JW

 

是的。–SH

 

不是。–SH

 

我不知道。–SH

 

上帝啊。–JW

 

你不能把这个团成一团放在盒子里不去管它。–SH

 

我可以。我能这么做。如果你这么觉得。–JW

 

重要的是我们还是朋友。–JW

 

这几句怪怪的。我们能删掉吗?–SH

 

没门。–JW

 

-----

 

Lestrade已经开始怀疑了。快点。–JW

 

我还需要几分钟。–SH

 

他会进去抓住你。–JW

 

我想我发现了一些东西。收据。–SH

 

他进来了。–JW

 

Sherlock?–JW

 

我出来了。–SH

 

差一点。我的老天。–JW

 

这个周里你肯定会被抓进去的。–JW

 

不是第一次了。–SH

 

你是说害的我被抓进去不是第一次了吧。–JW

 

当然你也是。–SH

 

但是入室盗窃显然是你的过。–JW

 

拜托,别人都会跑掉的。–SH

 

我只是不习惯从警察面前跑掉。–JW

 

下次试试。–SH

 

别搞笑。–JW

 

谁在搞笑?–SH

 

在Angelo那儿见我。–SH

 

你还在多线程作案?–JW

 

我不懂你的意思。–SH

 

不准一个人调查。–JW

 

为什么?我得去Bart那儿一趟。–SH

 

Bart?–JW

 

因为Molly短信告诉我了尸体的事。关于一块缺失的纹身。–SH

 

我也许应该在那儿找你。–JW

 

Molly不会伤害我的。她最多骂我个狗血淋头。–SH

 

你总是这样。从人家那儿搞点有趣的东西然后转身走掉。–JW

 

我会在Bart家等你。–JW

 

随便你(Please yourself.还有取悦自己的意思)。–SH

 

那是你。–JW

 

我是说,你总是随心所欲做你想做的事。–JW

 

我不知道你这么喜欢双关。–SH

 

你呢?–JW

 

我怎么?–SH

 

没什么。–JW

 

你是在问我会不会手.淫吗?–SH

 

不,我真的不是。–JW

 

你是的。–SH

 

本来不是的。这与我无关。–JW

 

之前很久没有过了。–SH

 

没有过?–JW

 

嗯。自从大学以后。–SH

 

大学以后?怎么做到的?–JW

 

不是每个人都像你一样性狂热。–SH

 

我不是那个意思。–JW

 

我只是说真的很久了。–JW

 

等等。之前?–JW

 

嗯。之前。–SH

 

所以现在你又开始了?–JW

 

拜托别回答我。–JW

 

为什么不?–SH

 

现在不是很想考虑这个。–JW

 

所以缺了一块什么样的纹身?–JW

 

Subtle.(既有精妙的也有隐晦的的意思…)–SH

 

我们需要一个新话题。–JW

 

他手腕上曾经有一个闪电的标志。Molly觉得它是故意被破坏的。–SH

 

所以,有人想要隐藏受害者的身份?–JW

 

他们会觉得一块小小的纹身会比他的钱包和身份证更能揭示身份?–SH

 

也许那时他们团体的标志。他们不想被警察发现。–JW

 

接近了。我得去再看一眼。也可能只是个巧合。–SH

 

Okay,然后我们去Angelo那儿。–JW

 

你可以先去找点吃的。–SH

 

不。不准一个人调查。–JW

 

还有,如果我们在到Angelo那儿之前解决了这个案子,你就要吃饭。–JW

 

我昨天吃过了。–SH

 

今天再吃一遍。–JW

 

或者不止一遍,如果你有胃口的话。–JW

 

很难说。–SH

 

是你再吃一遍,还是不止一遍很难说?–JW

 

不止一遍。我觉得我知道凶手了。–SH

 

快点到这儿不然我就一个人走了。–SH

 

我在前门了。–JW

 

-----

 

无聊。捎点贴片。–SH

 

正忙。–JW

 

这次叫什么名字?–SH

 

不是约会。Harry。–JW

 

她清醒吗?–SH

 

不是很。–JW

 

你有一阵没约会了。–SH

 

没空说这个。–JW

 

被你姐姐分心了。–SH

 

是的。晚点聊?–JW

 

她还好吗?–SH

 

跟Clara又掰了。–JW

 

你居然这么问了。–JW

 

正在想今晚要看哪一部糟糕的电影。–SH

 

你可以不和我一起看。–JW

 

当然。–SH

 

意大利,印度,还是中国片?–SH

 

我还要几个小时才能回去。–JW

 

回来的路上短信我我好订上。–SH

 

在路上了。意大利片吧。–JW

 

我要打给Angelo了。–SH

 

Angelo可不会送货上门。–JW

 

他们会送货给我。–SH

 

是啊,你很重要。–JW

 

嗯。你也是。–SH

 

谢谢。那听上去不错。–JW

 

你不应该因为她有什么负罪感。–SH

 

嗯哼。–JW

 

你需要贴片吗?–JW

 

Yes! –SH

 

我给你捎回去。–JW

 

-----

 

那个男的在和你调情。–SH

 

是的。–JW

 

所以你发现了。–SH

 

这不难。–JW

 

我们握手的时候他塞过来一串号码。–JW

 

他还掐了我的屁股。–JW

 

我没看见他那么做。–SH

 

那个时候你还在盘问那个酒保呢。–JW

 

你还要多久?外面很冷。–JW

 

几分钟。我得看看她正在和谁讲话。–SH

 

你可以先回家。–SH

 

不。不打算留你一个人。–JW

 

或者你可以再跟Robert聊聊。–SH

 

为什么我会那么做?–JW

 

他身材过得去。你又喜欢约会。–SH

 

已经一阵子了。你肯定想念那个。–SH

 

我不和男人约会,Sherlock。–JW

 

懂了。–SH

 

只有一个例外但我们不会谈论他,记得吗?–JW

 

Yes. –SH

 

但你怎么知道只有一个例外的?–SH

 

如果有一个的话,还会有第二个。–SH

 

还会有一百个。–SH

 

不。这次不会。–JW

 

你怎么知道的?–SH

 

因为世界上只有一个Sherlock Holmes. –JW

 

可以谈点别的了吗?–JW

 

她行动了。–SH

 

好极了。外面冷得要结冰了。–JW

 

她先去找了老板。肯定是那个人。–SH

 

我们得去检查他的房子。–SH

 

你知道他住哪儿吗?–JW

 

马上。–SH

 

你在干什么?–JW

 

问几个问题。–SH

 

好吧。快点。–JW

 

他在酒吧楼上住。–SH

 

收到。要我溜进去吗?–JW

 

不用了。我出来了。不想再碰到Robert了。–SH

 

随你便。我们该怎么进去?–JW

 

有个后门。–SH

 

在垃圾箱边上等我。–SH

 

-----

 

现在是凌晨三点。你到哪去了?–JW

 

外头。散步。–SH

 

你应该留句话。我洗了个澡出来你就不见了。–JW

 

要思考。–SH

 

为什么你不能在你温暖的房间里那么做?–JW

 

拜托,你两天没睡觉了。–JW

 

据我的经验,案子结束的时候你会晕过去。–JW

 

脑子里有太多东西。–SH

 

还是案子?–JW

 

不。那个结束了。–SH

 

那是什么?–JW

 

也许我能帮你。–JW

 

你是罪魁祸首。–SH

 

What? –JW

 

我不能删掉它。我没法不想它。–SH

 

上帝啊。你说的那个吻?–JW

 

不然呢?–SH

 

好吧。我也觉得忽略它不太容易。–JW

 

看你的了,Sherlock。我无意伤害我们的友谊。–JW

 

我知道。–SH

 

我也是。–SH

 

所以我们达成了共识?–JW

 

是的。–SH

 

我过多地想起你。–SH

 

那是什么意思?–JW

 

我不想草率得出结论。–JW

 

令人欣慰。–SH

 

所以到底什么意思?–JW

 

你一直在我脑子里!–SH

 

你的嘴唇,你的眼睛,你的手。我脑子里装不了别的了。–SH

 

而且如果我没办法思考,我就什么也不是了。John。Nothing. –SH

 

我很想告诉你那不是真的虽然它不顶用。–JW

 

但那不是真的。–JW

 

那么说点顶用的。–SH

 

听上去你是在说你被我吸引了,但这件事情很糟糕。–JW

 

当然我被你吸引了。我以为这个已经不用再提了。然后呢?–SH

 

那是Sherlock语言里‘也许我还想亲你也许我不想’的意思吗?–JW

 

抱歉,我只是不知道你想让我说什么。–JW

 

你知道我被你吸引,但是你不打算做点什么。–JW

 

这没事。非常好。只是我没法停止这种吸引。–JW

 

你希望我搬出去吗?–JW

 

不。唯一一件比你住在那儿更糟糕的事情就是你不住在那儿。–SH

 

我不是很懂这种心态。–JW

 

我也是。–SH

 

我知道这对你来说比较陌生,但是听上去你已经做出了决定。–JW

 

我做不出。–SH

 

Okay.回家来。在暖和的地方纠结。–JW

 

我会的。很快。先走一小会儿。–SH

 

别做蠢事。–JW

 

拜托。–JW

 

-----

 

好点了?–JW

 

是的。昨晚不该和你短信的。–SH

 

不,你应该。我是你的朋友,虽然情况比较复杂。–JW

 

是的。比较复杂。–SH

 

Mycroft让我搭他的车去了诊所。–JW

 

他说什么了?–SH

 

John?他说什么了?–SH

 

John?–SH

 

抱歉。来了个病人。–JW

 

他担心你。希望我告诉他你最近怎么样。–JW

 

那你说什么了?–SH

 

说你在dealing(兼有处理和买卖的意思)–JW

 

我没有。我是干净的。我也没有在转卖什么。–SH

 

我发誓,John,我没嗑药。–SH

 

不。我的意思是你正在处理一些事情。–JW

 

虽然很高兴听你那么说。–JW

 

噢。当然。–SH

 

他有一个案子给你。–JW

 

不感兴趣。–SH

 

在巴黎。一幅失踪的画。大概很值钱的样子。–JW

 

真的?一点没听说过。–SH


他们正在封锁消息。复杂的案子。–JW

 

要远离伦敦几天了。–JW

 

你是说远离你。–SH

 

你希望我走吗?–SH

 

Sherlock,我都不希望你离开我的视线。–JW

 

当你在处理案子的时候。–JW

 

但是你应该那么做。–JW

 

那是Mycroft说的吗?–SH

 

昨晚我很担心你。–JW

 

如果我在巴黎你就不担心了?–SH

 

当然不。–JW

 

那为什么让我接手这个案子?–SH

 

因为也许它能给你点启发。也许能帮你搞清楚一些事。–JW

 

我希望你感觉好一点。–JW

 

我很好。真的。–SH

 

好吧。那就别管它了。我们去享受生活。–JW

 

Sherlock?–JW

 

我觉得我还是得接下它。–SH

 

记得打给Mycroft。–JW

 

 

我打了。今晚走。–SH

 

今晚?–JW

 

也许在你回来之前。–SH

 

噢。好吧。一路顺利。–JW

 

我很怀疑。–SH

 

-----

 

火车很无聊。–SH

 

小孩很吵。–SH

 

人们永远都不知道自己很蠢。–SH

 

你在干什么?–SH

 

希望有趣一点。–SH

 

不然为什么不回短信。–SH

 

我在睡觉,Sherlock。已经很晚了。–JW

 

无聊。–SH

 

是的。非常。但我喜欢无聊。–JW

 

这旅行的意义不就在于让你思考人生吗?–JW

 

这旅行的意义是解决一个案子然后回去伦敦。–SH

 

好吧。–JW

 

Mrs. Hudson发现了冰箱上的那个坑。–JW

 

终于。–SH

 

她冲我抱怨了整整五分钟。–JW

 

我告诉她你回来后我们会尽量把它恢复原状的。–JW

 

我可没那么说。–SH

 

是啊。但你那么聪明肯定会同意的。–JW

 

我好像笑了。–SH

 

很高兴我做到了。–JW

 

你一直能。–SH

 

我觉得那个离我四排远的男人正在掩饰什么。–SH

 

也许是婚外情?–JW

 

可能性很低。–SH

 

为什么?–JW

 

没有戒指。也没有戒指的痕迹。有负罪感,但没有情感纠纷。–SH

 

很害怕。对于一段婚外情来说太害怕了。–SH

 

看住他。–JW

 

当然。–SH

 

我想我不能说‘不准一个人调查’。–JW

 

那也许适得其反。–SH

 

John?–SH

 

抱歉。不小心睡着了。现在回来了。–JW

 

回去睡觉,John。–SH

 

确定?不无聊了?–JW

 

回去睡觉。–SH

 

好吧。–JW

 

晚安,Sherlock。–JW

 

晚安。–SH

 

-----

 

你肯定到巴黎了。–JW

 

案子怎么样?–JW

 

方便时回个短信。–JW

 

然后你就可以自己一个人处理案子了。–JW

 

案子只是个把我弄出伦敦的幌子。–SH

 

没有案子?–JW

 

哦有的。早上解决了。–SH

 

也许Mycroft以为很难。–JW

 

你信那个吗,John?–SH

 

不怎么信。–JW

 

你要回来吗?–JW

 

房间订了两天的。–SH

 

噢。那你别浪费了。–JW

 

迷你酒吧已经收拾好了。–SH

 

有啤酒吗?–JW

 

从那个开始喝的。–SH

 

然后是苏格兰威士忌(scotch)。–SH

 

悠着点。–JW

 

需要喝一点。–SH

 

想和你聊天。–SH

 

给我打电话。–JW

 

不。短信简单点。–SH

 

如果你醉了的话不简单。–JW

 

没那么醉。–SH

 

好吧。和我聊天。–JW

 

先喝两口。–SH

 

噢。–JW

 

我是不是也应该来一点。–JW

 

也许。我不知道。–SH

 

怎么会?–JW

 

因为我不知道会说什么。–SH

 

酒后吐真言。–SH

 

所以我不常常喝醉。–SH

 

噢。–JW

 

好吧。边上的威士忌(whisky)看起来不错。–SH

 

Scotch喝完了?–JW

 

还有一点。–SH

 

想尝尝别的。–SH

 

你还能打字?–JW

 

闭着眼都行。–SH

 

我曾经比这个醉的多。–SH

 

好吧。:-) –JW

 

你是在笑吗?–SH

 

是。–JW

 

喜欢你的笑。–SH

 

也喜欢你的。–JW

 

真的?–SH

 

嗯。想常常见到它。–JW

 

我不想来巴黎的。–SH

 

那你想怎样,Sherlock?–JW

 

在家。–SH

 

和你。–SH

 

无聊的超市和无聊的黑莓江*(原文拼错)。–SH

 

五聊的电影和卷中。–SH

 

无聊地用小提琴叫醒里。–SH

 

我想我喜欢这个。–JW

 

想触碰你。–SH

 

亲吻你。感受你。–SH

 

噢。我很喜欢这个。非常。–JW

 

但是比不过我想要你在我的人生里。–JW

 

那你呢?你会一直在吗?–SH

 

一直?–JW

 

不太懂。–JW

 

你喜欢辅通,不是吗?一个普通人。–SH

 

一个可爱的雨人(A wman)。我不是个女人。–SH

 

我注意到了。–JW

 

你觉得因为我通常不想要男人,所以我最终不想要你?–JW

 

我做不来那个,J0hn.不能走走停停。特别是里不再。–SH

 

Sherlock,我从来没像想要你一样想要任何人。–JW

 

我不能抗拒关于你的一切。–JW

 

朋友,室友,爱人,伴侣。随便什么。都可以。只要你愿意。–JW

 

Sherlock?–JW

 

Sherlock?–JW

 

你又昏过去了,是不是?–JW

 

F**k. –JW

 

-----

 

删掉昨晚上。–SH

 

What? –JW

 

Please. -SH

 

Sherlock,我不觉得我可以。–JW

 

不是指感情。就是短信。我拼错了好多。–SH

 

上帝。–JW

 

我出丑了。–SH

 

拜托我才是那个说出心里话的。–JW

 

你简直好极了。非常连贯。–SH

 

我就不一样了。–SH

 

我不在乎。–JW

 

我在乎。删掉它们。求你。–SH

 

不。–JW

 

为什么?–SH

 

因为你那时候很诚实。因为我想要它们。我得留着。–JW

 

如果我现在也很诚实,你能不能留着现在的?–SH

 

那取决于你要说什么。–JW

 

是不是你只有喝醉了才想起我?–JW

 

当然不。–SH

 

但你还是错了,不是吗?–JW

 

关于什么?–SH

 

关于我到底怎么看你的。–JW

 

关于我是不是更希望一个女人。–JW

 

也不知道这个,John。你也说不清你明天会希望什么。–SH

 

我只是恰好发现这无关紧要而已。–SH

 

无关紧要?–JW

 

是的。–SH

 

为什么?–JW

 

因为已经晚了。所有事情都发生了。就算是明天你找了个‘可爱的’女人结婚,我也赶不上你的婚礼了。–SH

 

那不会发生。–JW

 

好极了。–SH

 

没有婚礼。快回家来。–JW

 

我觉得我们还有些事要讨论清楚。–JW

 

比如那个吻?–SH

 

从那个开始。–JW

 

可是为什么我们要讨论一个吻呢?为什么不能直接做呢?–SH

 

哦上帝啊。我们可以。–JW

 

好极了。虽然我还是不确定我学得会。–SH



FIN



只有一个例外而且我们不谈他,记得吗

哦.....

 


【续翻/福华】A Preference for Texting(上)

Author:LostGirl

Rating: Teen And Up Audiences

Summary:Sherlock和John在发短信时进行了一些重要谈话。

原文地址: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359785

声明:221B的同居日常,短信体,cp向程度参考一二季。最初是由sy上星野琉璃翻译的,我受到神夏402激励决定把它翻译完。为了完整性我把前半部分也贴过来了,喜欢的请给原作和原译者点赞。

下在这儿:http://herose0405.lofter.com/post/1d30c879_db63969

 

 

 —————————————————————

你在哪?–JW

 

外面。 –SH

 

我差不多注意到这点了。 –JW

 

你还在生闷气? –JW

 

我没有‘生闷气’。–SH

 

尽管我仍然认为你很可笑。–SH

 

血液在牛奶里,Sherlock。那很不好。 –JW

 

无论如何,它都已经不在了。–SH

 

这是原则问题。–JW

 

既然你在外面,买点新牛奶。–JW

 

那正是我在做的。 –SH

 

真的?–JW

 

假的,John。我在撒谎,因为如果我没有带回牛奶,我不认为你会注意到。–SH

 

那是讽刺,对吗?你真的带牛奶了?–JW

 

在一堆其他的东西里面。我们吃草莓酱吗?–SH

 

我吃。如果我放了,你几乎无视了面包。–JW

 

嗯哼。 –SH

 

每样东西都有如此多的口味,这有必要吗?–SH

 

好吧,普通人经常吃他们喜欢的那种。–JW

 

不,他们没有。人们重复吃着一样的东西。 –SH

 

好吧。被你发现了。–JW

 

但不是每个人都喜欢一样的东西的。–JW

 

你喜欢什么?–SH

 

你是说你没有秘密地为我的每餐选择编目录吗? –JW

 

John,我极少注意我在吃什么。 –SH

 

对啊,但是你喜欢存储关于别人的信息。 –JW

 

我喜欢黑莓酱。全脂牛奶。豆类。黑面包。我们也可以多吃点鸡蛋。–JW

 

这真是我参与过的最无趣的对话了。 –SH

 

那么你为什么还要发短信。–JW

 

因为你使得购物适度地麻木了不少。–SH

 

它做到了。那对话。 –SH

 

John? –SH

 

只是在试图想出那是不是赞美。 –JW

 

我认为刚刚擦肩而过的青少年正在计划谋杀她的父母。–SH

 

真的?或者你只是在试图让购物变得更有趣。 –JW

 

空欢喜一场。她只是在幻想。没打算进行。–SH

 

哈!如果我断定你会再次这么做,我下次会和你一起去的。–JW

 

你也去听起来有趣多了。–JW

 

购物也让你很无聊? –SH

 

当然。那不是最有趣的活动。–JW

 

我只是十分热衷于吃。–JW

 

如果我们开始一起购物,我们永远也不能说服大家我们不是一对了。–JW

 

这是情侣会做的吗?–SH

 

除此之外,还有更多有趣的事情。 –JW

 

啊,是的。性。 –SH

 

不是只有性!尽管这是个人最爱。 –JW

 

我注意到了。–SH

 

什么意思?–JW

 

这是挖苦我的约会习惯吗?–JW

 

不是。挖苦你的手淫习惯。–SH

 

John? –SH

 

我不想知道你怎么知道的,好吗?永远别告诉我。 –JW

 

该死。现在我变得有点紧张了。 –JW

 

这不难推断。 –SH

 

紧张毫无帮助。–JW

 

你似乎不介意Mycroft的摄像机。–SH

 

他妈的。–JW

 

我在开玩笑,John。 –SH

 

好像我很愿意忍受Mycroft的暗中监视似的。–SH

 

别那样。你哥吓到我了。 –JW

 

难能可贵啊。–SH

 

这证明,不管你的衣柜怎么样,你很有品味。–SH

 

好吧。所以侮辱我是你增加购物乐趣的方式吗?–JW

 

那是赞美。–SH

 

主要是赞美。–SH

 

你应该多练习。–JW

 

什么需要这么久?你还在购物吗?–JW

 

回来了。–SH

 

——————

 

 

你为什么不接电话?–JW

 

是那个丈夫,对吧?混蛋 –JW

 

Sherlock,请回短信。–JW

 

太荒谬了。你在哪里?–JW

 

你最好是在无意识的状态。 –JW

 

请回短信让我知道你一切都好。–JW

 

如果你不回短信是因为你认为我是对你把我留在犯罪现场感到生气,那么我没有。请短信我。 –JW

 

如果你在没有我陪同的情况下就追踪那混蛋的话,我会亲自谋杀你的。–JW

 

请平安无事。–JW

 

我很好。大体很好。我认为,就是有点擦伤以及轻微脑震荡。–SH

 

你在哪里?发生了什么?–JW

 

贝克街。我手机没电了。–SH

 

你是怎么会脑震荡的?–JW

 

需要去医院吗?–JW

 

我在路上了。别动!–JW

 

没打算动。–SH

 

不去医院。只是轻伤。 –SH

 

我没有追踪他。是追踪证据。他发现了我。–SH

 

他逃走了,John。–SH

 

你也是。那是一次胜利。–JW

 

充其量只是平局。 –SH

 

你会再次找到他的。–JW

 

我确定他会回来找那条项链的。–SH

 

你得等着我。 –JW

 

好吧。–SH

 

你同意了? –JW

 

你确定那只是脑震荡? –JW

 

我确定。–SH

 

我可能会再做一次。当我大脑转动时不可能停下来。–SH

 

我知道。只是试着拖上我。行吗?–JW

 

我会试试的。–SH

 

你在哪里? –SH

 

出租车上。在路上,你还好吗?–JW

 

还好。 –SH

 

是那个丈夫,对吗?–JW

 

是的。他为了钱杀了她。–SH

 

是啊。完全是个混蛋。–JW

 

她非常爱他。–SH

 

我也这么认为。那间房子。她真的想让他幸福。–JW

 

两个人怎么会对对方做如此迥然不同的事情? –SH

 

她怎么会那么爱他,他对她的感觉却如此之少。–SH

 

这很没道理。 –SH

 

有时候,生活就是那样。只是因为你爱某人,不代表他们会自动回应相同的感觉。–JW

 

是的。这很可怕。–SH

 

也许现在你会对Molly更友好。–JW

 

Molly? –SH

 

你得知道,她对你有着极大的迷恋。–JW

 

这不一样,John。Molly迷恋的是我的想法。–SH

 

也许,但是礼貌点,不会杀了你。–JW

 

也许会的。–SH

 

不会的。相信我。我是个医生,我知道这些。–JW

 

我不想鼓励她。–SH

 

她不需要鼓励,Sherlock。她知道这不会任何发展。那不是重点。–JW

 

如果她知道我没兴趣,她为什么还会坚持?–SH

 

那不是那么容易的。有时候即使知道你不应该,你还是会感觉到点什么。–JW

 

即便你知道那完全无望。你只是感觉到它。–JW

 

啊。是啊。我确实得试着对她礼貌点。–SH

 

你感觉怎么样?–JW

 

你指什么?–SH

 

脑震荡?擦伤?–JW

 

我依然很好。它们真的很轻微。–SH

 

开门,我差不多到了。 –JW

 

————————

 

Mycroft认为你很沮丧。–JW

 

他又在我背后搞小动作了吗?–SH

 

告诉他管好自己的事情。–SH

 

这次他可能是对的,你最近很不一样。–JW

 

胡说八道。–SH

 

你最近不是一般的安静。–JW

 

我一开始就告诉过你了,有时候我会几天不说话的。 –SH

 

是啊,你是说过,之后你会继续说很多话。–JW

 

你失望了?–SH

 

别装蒜了,Sherlock。你知道那不是我在说的。 –JW

 

你2个星期没接案子了。–JW

 

它们都很无聊。–SH

 

几天前那个不无聊。–JW

 

那个诈骗案?无趣。–SH

 

我认为它听起来很有趣。–JW

 

你不是咨询侦探。–SH

 

是啊,我不是。–JW

 

我只是担心你。–JW

 

我不需要你的关心。–SH

 

行啊。当然。真不知道我当时怎么想的?–JW

 

带贴片回来。–SH

 

好的。–JW

 

————————

 

我持续和你说话一小时了。你什么时候离开的?–SH

 

一个小时前。我跟你说了我跟Mike出去了。–JW

 

你不在的时候,我们双方都同意冰箱的每个抽屉都应该归我。–SH

 

你就只是单方面进行了一次对话吗?–JW

 

不是。我确信你够明智,会赞同我的。–SH

 

在讽刺挖苦的恭维方面,你真是大师啊。–JW

 

Mike认为你很滑稽。–JW

 

何以见得?–SH

 

因为你总是在我和他出去的时候短信我,但是你声明你从未意识我离开了。–JW

 

我最后意识到了。–SH

 

如果你在这儿,我为什么要短信你?–SH

 

什么?–JW

 

他说我总是在你出去的时候短信你。你不在这里,我当然会这么做。–SH

 

不然我怎么和你交谈呢?–SH

 

是啊,但是他说每次我们出去,我一直跟你发短信发个不停。–JW

 

我的观点依然成立。–SH

 

这是频率问题。每次我们出去,他不会和他妻子一直发短信发个不停。–JW

 

很明显,不是说我们是夫妻。–JW

 

只是他也有其他朋友和事情,但是他不会总是和他们发短信。–JW

 

他们中的任何一个。–JW

 

我只是说我们发短信发得多了点。–JW

 

你在短信里都含糊不清了。真令人佩服啊。–SH

 

是啊,是啊。–JW

 

我真的应该拥有冰箱的每个抽屉。–SH

 

我们明天在谈这个。–JW

 

我不明白为什么我要重复自己的话。–SH

 

因为你莫名其妙地就没注意到我实际上没有在那参加讨论。–JW

 

你错过讨论,不是我的错。你是决定出去的那个人。–SH

 

是啊。我应该把所有时间都花在和你一起。–JW

 

这样最好。–SH

 

要不然你就是打算让我重复自己的话。–SH

 

你打算一整晚都发短信给我吗?–JW

 

你想要我停止吗?–SH

 

不是。只是好奇。–JW

 

噢。很好。–SH

 

木槌在哪里?–SH

 

没事了。我找到了。–SH

 

我认为我在冰箱上弄出了个坑。–SH

 

不是很大。–SH

 

大概不会注意到。–SH

 

我不想因为你敲到了手指就不得不冲回去。–JW

 

我不是个白痴,John。–SH

 

是,你是的。一个杰出的白痴。有时候。–JW

 

你认为你明白所有事,但是你并不是。–JW

 

我不明白什么?–SH

 

我不知道。但这是必然的事。–JW

 

现在我大概应该停止喝酒了。–JW

 

那是Mike明智的建议吗?–SH

 

不知道。他喝得太多了不能告诉我我是不是喝醉了。 –JW

 

喝醉。是我。我醉了。–JW

 

我从未见你喝醉过。–SH

 

你从不和我出去。–JW

 

你从未邀请我。–SH

 

如果我邀请你了,你会来吗?–JW

 

和我出去。–JW

 

好的。–SH

 

只要你别让我感到无聊。–SH

 

不是个简单的查思科(注1)。–JW

 

抱歉,是任务。–JW

 

你似乎失控了。–SH

 

John? –SH

 

把一匹马(注2)洒在Mike身上了。嘻嘻。 –JW

 

一匹马?–SH

 

一杯啤酒。抱歉。醉了。一杯啤酒。–JW

 

希望你在家。–JW

 

我在家。–SH

 

我是说这里或者那里。–JW

 

我在那里。不在这里。–JW

 

那么回家吧。–SH

 

是。–JW

 

注1:trask,医生有点喝醉了,打错词了,想打的是task。所以有下面的那句。

注2:A pony。这个也是医生打错字了,应该是 A pint,也就是一杯啤酒。

————————

 

这是我见过的举办得最差劲的会议。–JW

 

在这里,我甚至一个人都不认识。–JW

 

你总说自己喜欢见生人。–SH

 

那是让你见新客户的聪明的谎言。–JW

 

是吗?–SH

 

不是,我喜欢遇见不同的人,但是我不想要待在这。 –JW

 

那你为什么去?–SH

 

需要离开下。想到我就做了。–JW

 

伦敦变得无趣了?–SH

 

从未。但是有时候无趣挺好,我得以到这来。–JW

 

无趣怎么会变好的?–SH

 

就这样。有时候。–JW

 

你在干什么?–JW

 

办案子。–SH

 

哦。我应该停止发短信吗?–JW

 

不要。在等待土壤测试结果。无聊。这不好玩。 –SH

 

什么案子?–JW

 

失踪人口,一个男人从家里消失了。–SH

 

明显是光天化日之下在家人的眼皮子底下不见了。 –SH

 

也许他只是离开了?–JW

 

断了腿,断了几条肋骨,脖子还受伤了。不可能自己离开。–SH

 

他怎么了?–JW

 

走私者袭击了他。因为他拥有一家船厂。–SH

 

能证明他们有罪吗?–JW

 

明天要出庭作证。–SH

 

所以他们绑走了他吗?–JW

 

我不这么认为。–SH

 

那么是谁做的呢?–JW

 

家人能把他藏起来。–SH

 

为什么他们要这么做?–JW

 

起诉可能会威胁到他。他一开始可不干净。–SH

 

好吧。那么如果出庭作证,家人担心走私者会伤害他,但是他不能就这么拒绝。 –JW

 

他们把他藏起来,说他被绑架了,这样他就安全了。 –JW

 

推断很合理。–SH

 

但是那不是唯一的想法。–JW

 

当然不是。我还不能证明。–SH

 

但是土壤会有帮助?–JW

 

门框上有些,有点低。有人刮到了鞋。–SH

 

那‘绑架犯’吗?–JW

 

可能。–SH

 

一旦有了结果,你就知道那人在哪了吗?–JW

 

没错。–SH

 

你在做什么?–SH

 

坐在宾馆的床上,希望我能在那儿帮忙。–JW

 

并不是说你需要我。听起来你已经搞定了。这只会更有趣。–JW

 

我一直都需要你。–SH

 

你帮助我思考。–SH

 

和你交谈能帮助我思考。–SH

 

我受宠若惊。–JW

 

那听起来像是讽刺吗?我真的是那个意思。–JW

 

很好。你确实是。–SH

 

当然。:-D–JW

 

John,你知道我讨厌这些。–SH

 

太杯具了。有时候它们很适合。–JW

 

好吧。如果你一定要发的话。–SH

 

土壤结果有回音了。–SH

 

怎么说?–JW

 

Herman Mason不是被家人绑架的。–SH

 

哇哦。看来土壤样品让很多事情变得清晰了。–JW

 

Sherlock?–JW

 

在和Lestrade解释。–SH

 

噢。我得停止发短信。–JW

 

不需要。我们在解救HermanMason的路上。 –SH

 

从走私者手中吗?–JW

 

不是。前妻手里。–SH

 

认真的吗?–JW

 

鉴于其他的一切,我们从未想过要怀疑她。–SH

 

出于怨恨?–JW

 

出于爱。他试图获得他们唯一的女儿的监护权。–SH

 

但是他做了肮脏的交易,没办法取得监护权。–JW

 

母亲是个酒鬼。–SH

 

噢。–JW

 

回伦敦了再打电话给你姐姐吧。–SH

 

为什么你会认为我要打电话给Harry。 –JW

 

提到酗酒,她会是你第一个想到的人。–SH

 

你为没有跟她多谈谈感到内疚,所以当你想到她,你会强迫自己打电话给她。–SH

 

好吧。就算如此为什么要让我延后呢?最好早点解决好。–JW

 

她会令你不安的。如果你不在,我没法做任何事安慰你。–SH

 

噢。–JW

 

谢谢。:-)–JW

 

你是我的朋友,John。 –SH

 

恩。你也是。–JW

 

得走了,她打算跑了。–SH

 

小心点! –JW

 

TBC


下马上放出来。


【福华】【EC】不速之客(1)

算是半个Crossover

背景设定在年轻X教授和老万沙滩离婚之后,教授借酒消愁,能力失控,思维在平行宇宙里跳跃,一不小心(没错我就是故意的)跳到了某只卷毛的mind palace里,恰逢卷福骗眼泪归来发现军医一生气跟人家订婚了。。。于是失意的人凑在一起,举行复婚反击战的故事。

灵感来自天启里面教授和天启在思维里面打斗。

我写文,我任性。但是只求能硬着头皮看下去的看官爸爸们,给个评价要不要附上翻译。虽然我总觉得让歪果仁说中文很奇怪。。。

.2 3 在这

——————————————————————————


没有谁会漫无目的地旅行,那些迷路者是希望迷路。


“Who are you?”

  不带一点温度的声响顺着螺旋楼梯传来,划破了各种意义上的虚无。

  Charles抬头,在层层书柜围成的一小片空地中看到了一个笔直而瘦消的身影,穿着黑色立领风衣,戴着一顶~呃~说不上什么年代的帽子,静静地站着,带着一股“生人勿近”的气场。所以他应该就是这地方主人了?

  清了清嗓子,Charles开口,

“Sorry, I’m Charles and I am a……”

  话还没说完,那个冷冰冰的声音就响起来,“You are a professor, or maybe a headteacher. There used to be lots of children in your school. And quite a happy life, wasn’t it? But recently you've always overdrunk, perhaps take drugs sometimes. You left your house about one month ago and wandered randomly around the world. Although your legs don’t seem to work well, you still came to London not long before. These things needn't repeating, I am just asking who you are and how you can break into my mind.”(你是一位教授,或者校长?之前有一群小孩围着你,嗯哼,有趣的生活。但是你最近总是宿醉,甚至嗑药吧我想。一个月前你离开了你的房子然后四处游荡。你的腿不太好,但是你还是来到了伦敦,就在不久前。这些东西你不用再重复,你只要告诉我你是怎么见鬼地跑到我脑子里来的就行了。)

  Charles 一时失语,花了几分钟时间才弄明白这一串标准的RP口音想要表达什么,虽然对方是如何得知自己的过去依然是个谜,但是出于一贯的礼貌,Charles还是简单介绍了一下变种人的平行世界和自己尴尬的境况。

  对方走近,Charles 这次算是看清了他的面容,乌黑微卷的头发,棱角分明的脸庞,紧蹙的眉头,他大概是在仔细琢磨刚得知的玄妙消息,灰绿色的眼睛里透出锐利而冷静的光。

“So you mean that in another world there exists a group of people having super power, called mutant? It was because you hurt your legs in an accident that you couldn’t control your power anymore. So as a telepathic man, you just jump into this world and coincidently into my mind?”(所以你的意思是在另一个宇宙里存在着一群拥有超能力的人,叫做变种人?作为一个心电感应者,只是因为你的腿受伤了你就控制不了自己的能力,然后就莫名其妙地跳跃到了这个宇宙里,再精确一点说,跳到了我的脑子里?!)

  Charles 点点头,顺便欣赏了对方阴晴不定的脸色,心中想着大概又要被扫地出门了。反正他也不是第一次听到get out of my mind这种话,曾经再尖锐的棱角大概也被某个人磨没了。

  让人吃惊的是,几分钟后,对面那人挂了意义不明的笑,绅士般地伸出手:

“I’m Sherlock Holmes, welcome to my mind palace, professor.”


【福华】致Sherlock的一封信(下)

又过了二十年,某人还没回来。。。John的绝笔信。没错我就是写了BE(别打我)。



Dear Sherlock,

  我一直以为人是慢慢变老的,其实不是,人是一瞬间变老的。

  这个瞬间可能发生在当我终于登上藏北高原的时候,你曾说这里有神秘的宗教文字和未曾污染的天空,是你最向往的地方,于是我来了,但是你不在;也可能存在于几个月前,我看见你的墓碑边上被围了一圈的铁丝网,深绿的藤本植物张牙舞爪地生长,叶片之间不留一点罅隙,像我们俩之间不可逾越的鸿沟,让我离你这么近,又那么远。


  你永远不知道这些年我四处奔走,见到每一个穿黑色风衣竖起领子的男人都会激动地上前,然后说着抱歉离开,就好像我一直生活在池塘水底,从一个月亮走向另一个月亮。我也曾经心有不甘,你就这么不负责任地消失了,一句“Goodbye,John”成了我多少个夜晚挥之不去的梦魇,可是情绪过后,我发现自己依然卑微地奢求着与你的再一次见面,在一个云淡风轻的艳阳天。所以我只能若无其事地笑笑,上帝在我脑子里反复说教——人一切痛苦,本质上都是对自己无能为力的愤怒。


  对啊,我想,我熬过了时间,却输给了自己。

  四十年前,你刚离开。那时我33岁,风华正茂,意气焕发。我等待你清晨五点叫醒我,等待一句“穿上衣服,我们来不及了”,等待你百无聊赖时的牢骚和找到突破的激动(我也感同身受),等待与你通宵办案彻夜追查险象环生命悬一线,等待你为我担心为我着急为我以身犯险知法犯法,等你说“John,你的过去我不愿过问,你的未来我希望参与”,等待你功成名就接受采访的时候帮你与世界交流,把孤傲单纯的你完完全全地展现给世人,告诉他们你有多牛,然后默默跟在你身后,直到我们的背影溶入伦敦的暮色之中。总之岁月漫长,然而值得等待。

  但是现在,我73岁,风烛残年,苟延残喘。在他们说你死了以后的第四十个年头,我终于放弃了。我总觉得我的肺像个破风箱,一喘息就呼哧作响。每到阴雨天,我的关节就会隐隐作痛,在阿富汗受的枪伤也有复发的趋势,作为一名医生我能感觉到生命力正从这副躯壳里慢慢流失--我已经是半入土的人了。看惯迷途漫漫,至此终有一归。


  是的,我等不动了,而且我也不想等了。曾经属于我这个小小军医的所有最坚定最炽烈的情感,早已经在这四十年日复一日无边无涯的等待和幻想中风化、剥落,露出一颗斑驳破损的心。他们说恋旧的人总像个拾荒者,把所有的宝贵记忆通通堆在心中的某个昏暗角落,直到化为一滩烂泥。所以这一辈子你为了我的所有委曲求全,帮我挡的所有枪林弹雨,对我说的所有真心谎话,看来我只能铭记于心、当做睡前故事讲给上帝听了。(原谅我说这么煽情而违背科学的话语,我只怕以后再没有倾吐的机会。)


  还有啊,Sherlock,其实我不服。很久以前,你经常对我的智商感到抱歉,让我推理却又说我成功避开了所有重点。你看吧,如今的我也算是众望所归的大侦探了。我可以用你的那把小提琴拉出轻快的小步舞曲,我能够听懂弹舌的西班牙语、优美的法语、复杂的汉语等八种语言,认识各种有机无机的大分子化学药剂,研究了你发表的243种烟灰的专题论文,走遍了世界上绝大多数人类能够涉足的地方,侦破了各种白痴警察束手无策的案件,抓住了数以百计反社会反人类的罪犯,而且我成了家,子孙满堂、儿女绕膝。没有你,我一样活得光鲜亮丽、出人头地,而且你的职业也不是那么不同寻常,你创造的全球独家“侦探顾问”,我一样能做的很好。

  只是完成每个不可能完成的挑战时我并不会惊喜异常,反而有一种宿命之感,仿佛此刻发生的一切就写在那里,我这么多年的欢喜、痛苦和等待只是命运三女神的安排。抛下所有的愤怒与不甘,到头来,于我而言,恨亦惘然,爱亦惘然。

 

 Sherlock ,原谅我毫无逻辑可言的话语,其实我只想告诉你,如果你活着(你当然活着,我知道,你只是不肯回来而已),我还有最后一个小小心愿:请来参加我的葬礼。当你耐心地认真地听牧师念完冗长乏味、涵盖我一生经历的悼词时,不要感到惊奇,因为你会发现:


  我现在所拥有的这一切本不属于我。 

  只是你走之后,时光终于让我活成了你的模样。 

  所以请不要在我的墓碑上刻上John Watson的字样。


                        Goodbye,Sherlock.


Yours,

John Watson

———————————————————————

我这一篇文笔渣时间设定诡异的文章结束了,谢谢所有看下来的盆友。其实我觉得大部分萌福华的都是被剧里面他们两人之间无意中的那种默契情愫感动了,好像上帝安排他们为彼此而存在。我啰啰嗦嗦写的这三封信其实只是想表达一种感觉:John Watson的生命被分成了两个部分,分界线上写着Sherlock离开的日期。。。其实写的时候一直很想加一句“Sherlock,我爱你,爱了整整一个曾经”,想想还是删掉了,因为个人觉得福华之间不需要非常直接的言语表示,在Sherlock走了以后,John心甘情愿放弃自我、像侦探一样度过一生,这是爱的一种更深沉的表达方式(其实只是我不知道怎么加进去。。。)


总之,谢谢带我来lofter的妹纸  @小喵 



还有就是下一步准备为了男神学剪辑了,若是成功剪出福华视频请大家继续支持(若是有这方面砖家求指导。。),再次感谢。 

七月最后一天,发一段跟文配套的日记(也是侦探离开后虐军医的。。)

哲学家说每个人都被封闭在自己的意识里,而在我的意识里总有一个地方——也许是一座城市,没有人来车往,灯光在雨水中朦胧,大片的树叶飘飞,背景美丽而孤远,就像童话里连火焰都沉睡的城堡。而我独自守在从城门数第二十一棵树下,等一个人,我也不知道他是谁,来自何方,什么时候到。
——摘自John Watson的日记

【福华】致Sherlock的一封信(中)

其实这一封信不太虐啦,但是时间已经推移到Sherlock跳楼然后决定离开的二十年后了,已经年过半百的军医会跟他说什么呢?。。。。

——谢谢继续支持的人——


Dear Sherlock,

  暮春五月,你的墓边。不知哪只贪吃的鸟曾经带来鸢尾花的种子,总之雨丝一飘,腾起一片淡紫色的烟。

  这是上个星期的事了,之所以现在才提笔写信,只是因为回来后我身体受不住了,感觉再温柔宁静的落雨,也有把人浸透的威力。怕是如今于我而言,卧病在床不能再当稀罕事,毕竟年少轻狂的岁月一去不复返了。

  几年之前的工作之余,我回了一趟Baker Street,进入闲置了多年的房间,灯亮起的一刹那,我看到灯罩下的一只巨大的黑翅蝴蝶,被头顶的光吓得一惊,扑扑飞起,开始在夜晚的房间里盘旋。小提琴的旋律依稀可闻,从窗帘的褶皱、壁纸的花纹中丝丝缕缕地升上来。当天晚上我睡在布满尘土的沙发上做了一个梦,梦到这么多年不可避免的庸俗只是幻象,梦到时间这匹白色的马驹还站在最初的地方,梦醒以后我终于做了个决定,于是从那时起我搬回了221B。

  不忙的时候,我时常光顾你带我去过的那家街角小餐馆——并且从不付钱——和善的胖老板固执地认为我是你的~额~男朋友。托你的福,我在伦敦处处有特权。 

  然而我常常想,以我对于情侣有限的理解,两个人难道不应该是朝夕相处长相厮守的吗?不应该是生同衾死亦同穴的吗?而我们如今天各一方道阻且长,所以胖老板错了,很多人都错了,我们可以说是亲密无间的朋友、患难与共的兄弟、与子同袍的战友,但我们就只能到此为止,仅此而已。而且,你回来之前,永远停留于此。 


  不说这个了,前一阵子我去了意大利,和Simon一起(他现在是我的助手了,每次在心里叫他Sherly时都挺爽的),受邀调查MAFIA的一个新构建的庞大的地下帝国。走在巴勒莫郊外的深绿色海岸,不远处的大海就像一只温柔蛰伏着的野兽,海面皱着极细的波浪,目光尽头海天相吻,地平线上时间凝固。MAFIA(黑手党)本就来源于阿拉伯语的庇护,指中世纪时候当地人为了防止突厥人骚扰的结社组织,后来逐渐演变成有着严格纪律和空前势力的世界级黑帮。如果MAFIA是一张网,那么西西里岛就是网的正中心,这是个一念天堂、一念地狱的地方。

  你会不会感到惊奇,什么时候连脑子里只装着地球绕太阳转这种垃圾的John也能够带着徒弟破案了,这没什么,人不是从娘胎里出来就一成不变的,生活会逼迫他一次又一次脱胎换骨。所以大部分的时间里,我尝试像Sherlock Holmes一样思考,脑子里装满烟灰、地图和各种代码,而不是政党、太阳系和度假胜地。我必须得承认对于一个不再年轻的人来说,任何挑战和改变都是很痛苦的,但是很充实,充实到足以消磨你离开后这漫长漫长的时光。


  离开西西里岛的那个晚上,夜空像是一块被冻透了的玻璃,我走在下面,缩头缩脑地等着它发出龟裂的脆响。然后我想起来某年某月的某一天,我们并肩走在伦敦某条不知名的羊肠小道,墨蓝色的天空被两侧高楼阻挡,只有,怀里的星星发出微弱的光,你说“To the very best of times(致我们最好的时光)”。 

  王尔德说,生活是世上最罕见的事,大多数人只是存在而已。我觉得在某些特定的时间,我也曾逃离存在的虚无,随心所欲地生活了一场——用你的话说,这种感觉让人血脉喷张。然而这一切都成为了过往。


  Sherlock,你离开了20年,我也就想了你20年。我想啊想,然后一天早晨我发现,我已经记不清了。我知道你有浅绿色的眼眸、乌黑柔然的卷发和线条分明的脸庞,可是这些再也拼凑不出一个有血有肉的人了,所有鲜活的记忆都会褪色,所以我把你画了下来,在柔软而充满弹性的画布上。我改了很多遍,直到他符合我印象中你的样子,高贵又傲娇。我随身带着他,以保证他日你我再次相见,我能第一时间认出你,拥抱你,带你回到221B,告诉你时光未央、岁月静好,我一直在等你——而我也终于等到了你。 

  正所谓念念不忘,必有回响。

Yours,

John Watson

【福华】致Sherlock的一封信(上)

背景设定是卷福跳楼之后,麦哥代表大英帝国政府给了他更重更危险的任务,为了身(zhen)边人John的安全,卷福决定远远地站在朋友们的身后,不再回去。然后的就是以小华生视角的各种思念各种爱啦≧▽≦。

————-——第一次发文的紧张感————————

Dear Sherlock,

  今天,我去看你了,准确的说,是竖在公园草地上的你——Sherlock Holmes 的墓碑。

  又一年伦敦的初春,难得没有雾,气温也反常地低,仿佛北大西洋暖流遗忘了英格兰岛,直接奔着欧亚大陆东去了。草坪稀稀落落,如同老照片一样地泛黄着,方圆几百米,间生杂树,原谅我叫不上这些呈诡异扭曲姿态的树木的名字。

  这里是你的墓地,这里有你的墓碑。光洁的大理石碑上刻着烫金的名字,没有生卒年月,也没有墓志铭,远看只有孤零零挺立的一抹黑,像极了你穿着竖领黑色风衣的样子,荒唐得企图成为一生的注脚。

———————————————————————

  我偶尔会回Baker Street看看,虽然我并没有勇气继续住在那里。Mrs Hudson一直留着我们的屋子,只是把你的东西收拾了一下。那些烧瓶试管显微镜被送给了外城的一所小学,前几天还传回来一张小朋友们做实验的照片。我知道你讨厌一切麻烦与纠缠的事物(包括小孩),但是你真应该看看,那个抓着燃烧匙呆望着镜头的小孩有跟你一样的卷发,除了脸小一点,简直是缩小版的Sherlock,真的。

  至于你松香味的小提琴、随身携带的P7型手枪以及用来提神醒脑的尼古丁贴片,都被完好地摆在原来的地方,成为了别人眼中你存在一场的痕迹。你的头骨朋友因为种种原因暂时住在储物柜里,不过我会定期拿出他来晒晒太阳的,尽量不让他得什么骨质疏松的毛病。

  苏格兰场上周为你恢复了名誉,谷歌界面上关于天才侦探迫于流言而跳楼的消息瞬间点击率上亿。Anderson 辞职了,Lestrade 忙得见首不见尾。伦敦一如既往,繁华的交通网运输了源源不断的人流,一如既往地掩盖了数不清的罪恶漩涡,城郊的工业区里,浓烟滚滚,雾都依旧。仿佛这座城市里每分每秒都在上演着一幕巨大的荒诞剧,而我们每个人都是演员。

  但我觉得一切都变了,天壤之别。 

  我本想重操旧业,但是回到之前的小诊所,逼仄的室内空间、压抑的白色墙壁,以及那股经久不散的消毒水的味道要把我逼疯了,我不能够聚精会神地看病历,手中的纸页犹薄薄的剃刀片白亮亮地闪着寒光,我吸入的每一口空气都带了尖尖的倒刺,在我的胸腔内搅动得鲜血淋漓。

  每个暮色四合的傍晚,我看着夕阳悄无声息地坠落,最后一缕余晖照进221B的时候,我想一天又过去了,明天太阳依旧会升起,但已经不再是今天的那颗了,我听到孤独之根正一点点伸长的声音。

———————————————————————

  后来有一段时间,我觉得我抽象地领悟了这个世界,包括每个人扭曲的、空虚的灵魂,我观察他们的眼角、袖口和神态,就明白了他们的生活轨迹、性格特点和风流韵事。我觉得我应该去做个侦探——我知道这玩意不是谁都当的了的——但我得试试。The woman曾说“brain is the new sexy”,也许她是对的。

  最近,某家一流媒体邀请我发表一篇“悼念福尔摩斯先生”的文章,我拒绝了,“悼念”和“天堂”一样,是给死人用的。你没死,你只是象征性的跳个楼,穿越复活诈尸还魂随你挑,总之我知道你会回来。你只是累了,暂时休息一会儿,但是for the God’s sake,玩够了就快点回来吧,像大王等着他儿子一样,221B永远等着你回家。

Yours,

John Watson

P.S.  我抽空去了上次说的那个外城小学一趟,那个卷卷的小孩叫Simon(尽管我更愿意叫他 Sherly),个性十足,我看是可造之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