摸鱼儿

心有OTP,笔末TBC

【授翻/EC】 Into the Fray/阿尔法游戏(CH2上)

饥饿游戏AU,无能力ABO

Our game is on.


第二章

第二天早上Erik睁开眼睛,一转头看见Charles已经解开了身上的绑绳,双腿从树枝上搭下来,脑袋倚着树干,脸上的表情看不清晰。
“你睡着了吗?”Erik安静地问。
“睡了一会儿,”Charles说,“我不想叫醒你,但我们真的得走了。”
Erik点点头,虽然以Charles的视角可能看不见。他收起绳索,放进背包中,余光里Charles已经爬回地面了。他迅速跟上,在Charles灌满水壶的时候清点着他们仅存的食物。
“一天之内我们就会把这些东西吃光,”片刻后Erik告诉他,“我希望我有什么可以打猎的工具。”
Charles站起身,伸手向他的外套,在大概裤腰的地方摸出一把匕首,估计是绑在他的大腿上。他递过来,“你匕首用得怎么样?”
Erik接过来,微笑着说,“这么久以来你一直藏着一把刀?”他想知道之前如果他强吻上去而不是后退两步,这东西会不会早点派上用场。
“是的,不过我不擅长使刀,”Charles说,“所以欢迎你使用它。毕竟,让我唯一的盟友空着手可不太好。而我得去看看那些专业贡品在哪。”
“你得干什么?”Erik问,突如其来的怒火让声线低沉,“我以为我们的计划是让你离他们越远越好。”
“如果你弄清他们的位置这就会变得更加容易,”Charles说,“好吧,听上去有点自相矛盾。”
“我不会让你跟着一帮alpha们跑,”Erik厉声说。
“你试图阻止我做任何事我们的联盟就解散了,”Charles冷静地说。
Erik沉默了一会儿,“至少我们得一起去。”
“你需要打猎,我可帮不上什么忙,”Charles说,“但我善于隐藏行踪。”
Erik还想再争取一下,但他知道Charles是对的。Shaw那样的人也许可以强迫一位omega遵循他的意思,Erik却永远没办法让Charles听他的话。
Charles把他的睡袋卷起来,浅色的衣服让Erik连连皱眉。他不知道Charles穿成那样还怎么隐藏自己,他甚至想让Charles故意用泥巴把它弄脏。然而虽然这身衣服会让Charles成为所有人的目标,它同时也保护了他。如果他真的染成黑色,就很可能被人远远地看成alpha,卷入一场又一场的混战之中。
事实上,虽然不常发生,但omega也可能被重伤。很多陷阱被专门设置成alpha目标,以防止有omega不小心踏进去。而且与alpha们不同的是,身负重伤的omega会被迅速地带走,简单治疗后再被送回来。

在总共的74场游戏中,只有一个omega被人杀掉——而那场游戏从未被重播过,也再没有人再谈起它。
据说那些安全措施就是从那时起制定出来的,似乎都城的人更乐于看到omega被反复地强暴,而不是战伤或者死亡。野蛮至极,Erik想。
所以他们现在会在omega的皮肤中植入装置,用来监督他们的生命体征和及时注射避孕药。总不能让一个omega在游戏结束的时候发现自己怀着一个死去的alpha的孩子吧,设计者们总是想得很周到。
Erik一只手抚过眼睛,努力让心里的担忧消散掉,因为这完全不是他想要的。他唯一在乎的是怎么活下去,而不是某个固执的omega会不会受伤。
“如果你被抓到了呢?”Erik慢慢地问。
“那我就反抗到底,”Charles这么告诉他,支起身子。“Erik,我们得知道他们在哪儿。我们总是要面对这个的。他们在找到这儿之前不太可能打破联盟,所以我们不能指望着他们互相残杀。”
“好吧。你去做一点侦查。只是侦查。然后我们在这儿碰面。”Erik让步了。
“就这么定了。我会在晚餐前赶回来,”Charles说,“只是…”“怎么了?”Erik关切地问。
“如果我没有….别来找我。”Charles说,“你就..好好地完成比赛,胜利的时候总会看到我的。”
“Charles,”Erik开口。
“联盟的人里都是这样的,”Charles坚决地说,“一起合作、互相照顾,但绝不主动出手相救。不是吗?”
“我们的联盟非同寻常。”Erik说。
“规则都是一样的,”Charles说,“别为我而死。那不值得。我会没事的。”
Erik看着Charles说完,沉默地转身向树林里走去,那背影让他感到一阵头晕目眩。他身体的每一种不能都在叫嚣着让他追上去,护Charles周全。然而他就那么看他走了,心里说不上是什么滋味。

*****

Charles没花很久就发现了他们,这十分让人心焦。他们和他的营地离得该死得近,有一些残忍而响亮的笑声从那边传来。虽然那更像是自我鼓气的叫喊。
Charles认得那笑。Cain Marko.
当然,Charles早就知道他在这儿。他收看了抽签,在Cain被抽到的时候暗暗庆幸—不仅仅是因为Raven安全了。
Charles蹑手蹑脚地踏在落叶上,一直靠近到能看清他们的地方。他们总共四个,Cain殿后,滔滔不绝地夸耀着自己在补给堆一战中的英勇表现。
好在其他三个似乎无视了他。Emma就走在他前面,却故意不理他。Emma和他一个区,知道怎么扑灭Cain的气焰。第4区的贡品走在她旁边,Jason,Charles认出,却记不得他的姓氏。
Sebastian Shaw走在最前,带着一种令人恐惧的从容,他领着其他人—他领着其他人径直向Erik打猎的方向走去,Charles突然意识到。这四个alpha配备了充足的武器,而Erik只有一把匕首。正面遭遇的话他毫无胜算。
他只有几秒钟来做出一个选择。他可以任他们走,也可以把他们引开。他知道不管是哪条路他都会活下去,但Erik就很难说了。到最后这都算不上是选择。
Charles举起他的麻醉枪开了火,正中Jason脖颈的一侧。其他的三个迅速转身,Cain和Emma看见他的一刻都愣住了,与此同时Shaw弯下腰毫不客气地扭断了Jason的脖子,结束了他最后的挣扎。
清脆的断骨声之后是一段骤然的死寂,他们都难以置信地瞪着对方—然后所有人都开始狂奔。
Charles拨开重重枝蔓,向树林深处跑去,到那些他从未涉足过的地方。他听到那些alpha们在身后追赶,叫喊着让他停下,向他做出那些他知道永远不会实现的承诺。
等他感到远离一段距离的时候,他开始攀爬那棵他能找到的最高的树。他没怎么细想就狠狠地扣住树皮,不停地抓住更上方的枝桠,一根接一根,一直爬到往下看就会头晕的位置。
等他终于停下身的时候那些alpha们也到了,他们仰起头,看着Charles小心地保持平衡,把重量移到树枝上。
Shaw试图跟着他爬上去,Charles把麻醉枪冲他瞄准。Shaw咒骂一句,松手向后跌倒在地上。虽然他很快就又站了起来,Charles不知道是他失手了还是怎么样。那是最后的一针麻药了,但他的手还紧紧地攥着枪。至少他们还不知道。
Cain在Shaw拍掉身上的土时候大笑出声,然后抬头对上Charles的目光。
“你好呀,Charles,”Cain兴致高亢,“看到是你的时候猜我有多惊喜。这就是命啊。你还记得我之前说如果咱俩在游戏里相遇,我会对你做些什么吗?”
“清楚得很,”Charles说,“Raven和我为了你那自命不凡的持久力笑了好几个小时呢。”
Cain沉了脸,“你那婊子alpha妹妹可这一次可救不了你,对吧?”
“你认识他?”Shaw问。
“他是我们区的,”Cain说,“还是市长的儿子呢。总是锁在家不让我们alpha碰他——现在还有谁能阻止我们呢?”
Cain身边,Emma只是安静地观察着。Charles对他们的了解应该远多于反过来。Emma没有那么野蛮,但她会操控人心,然后赢了这场游戏。
“被宠坏的小家伙,哈?”Shaw问,眼里带着虚情假意,“我猜你被这个吓到了,不是吗?但如果你下来我会好好照顾你的。我保证你不会受到伤害。”
“除非那是你造成的?”Charles也学他那副甜蜜的口气,“多谢,不过我愿意在上面碰碰运气。”
Shaw眯起眼睛,“你会是我的,”他恐吓说,“如果你现在就听话我们都能省点力气。”
Charles倚在树干上,摆出一副漫不经心的表情,感激于这个高度让他们看不清他发抖的手臂,“听到了吗,Cain?”他反问,“好像没给你留什么位置啊,是不是?”
“我知道游戏规则,Charles,”Cain咆哮道,“我们都知道这个会怎么收场,所以你别想现在就离间我们。我们定下了盟约。”
“如果我说你把他除掉我就下来呢?”Charles问。
“我们知道你在撒谎,”Emma打断他,冷漠地看着Charles,说了她的第一句话。
她完全看透了他,Charles在心里骂了一句。他本就没怎么仔细谋划,毕竟面对Cain也不需要什么脑筋。但是Emma就不一样了,他得让Shaw或者Cain对付她。
“你无意下来投奔我们,”Emma继续说,“但你会下来的,Charles。你总会渴的。我们只需要等着你的水耗尽就行。”
“是啊,”Shaw语气轻快,“我很有耐心的,Charles。”
Charles低头坐在那根树枝上,后背贴着树干;他们在树底下支起帐篷。他告诉过Erik不要来找他,如果他足够聪明的话——Charles确信这一点,他不会来独自挑战三个最强壮的alpha的。
Charles向下扫了一眼,牢牢抓着背包带。一个计划渐渐成型,虽然那需要等到夜晚。
在阳光底下他简直无处可逃。

TBC



评论(12)

热度(1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