摸鱼儿

心有OTP,笔末TBC

【授翻/EC】The Last Moomintroll(CH2.3得而复失)

本来想甜一点再放到lof上但是为了表白 @卖噗 可以不择手段

————

第二天一早他们就踏上了人类的土地。土地之间本没有明确的界限,只是脚下的泥土和石块都变了声调,不再是安居在家的那种絮絮私语。Erik轻轻安抚着两旁的岩石,走在阴影和缝隙中央——小心常常是必要的,他们决不能被人看到。这儿的泥土对他们感到陌生,但她永远是慈爱而关切的,人类一靠近就会提醒他们堤防。然而Erik仍是挑了最偏僻的小道,来藏起Charles显眼的身影。他们找到一处洞穴暂时栖身。

穿衣服的时候Charles尾巴尖都在颤抖,但他依然是第一个踏到路上的。他们沿着不宽的柏油路匆匆疾行,听到风里一点响动就躲到路边的深沟里去,等着轰鸣的人类车辆从雨幕中撞过去。多亏了人类特有的冷漠属性,他们最终安全钻进了下水道。

世界随街灯重新点亮的时候Charles吃惊地停下了脚步。“这里有好多房子,”他喃喃道,“好多好多。还有人。”

“很不幸是这样的,”Erik说,推着Charles向街对面Moira的店里跑去。他们悄悄地从门缝中溜进去,躲在楼梯后面,紧张地注视着那工作台上的光亮。“Moira一会儿就来了,”Erik压低了声音说,嘴唇蹭过Charles的羊毛帽,“她很好,不用害怕她。”

其实他应该告诉Charles不要吓到她才对。过一会儿Moira一个人走进来,抱怨着外头阴晴不定的天气。她把一些工具摆在桌上,从抽屉中取出一块苍白圆润的东西,捧在手心里。过一会儿她拿起一旁闪着火花的工具,似是要碰上去,一阵巨大的恐慌攫住了他,Erik喊出等一下之前,Charles已经从阴影里冲了出去。

“不要伤害它!”他尖叫着跳上了桌面,“求你!它很珍贵!”

Erik暗暗咒骂一声也跟着爬了上去,尽可能地挡在Charles前面。Moira看见他终于松了口气,努力地挤出一句,“你带了一个朋友!我很担心你你知道吗。”

“Erik,”Charles说,胸脯剧烈地起伏着,“Erik,Erik!这是一颗蛋。它是温暖的。她让它保持了温暖。它会孵出来。它是暖的!”

“我得买,”Erik斩钉截铁地说。他第一次发现人类的语言是多么笨拙,也许是因为有一只姆明在他身边,迸发出叽叽喳喳的欢快词语。“我带了石头,很多。”

“你想把月光石要回去?”Moira问,似乎被这个请求搞糊涂了。Erik不怪她,要回已经卖掉的东西不是一只正直的姆明应该做的。但这是一颗姆明蛋,它的意义不同寻常,更何况Charles正用那种无比期许的目光看着他,让他感觉自己仿佛在摘月亮。“但是为什么呢?”

“是的。非常重要。得买。”他向Charles做了个安抚的手势,掏出腰间的口袋,里面的宝石块在灯光照耀下美丽得像仙子一样。Moira的惊呼卡在喉咙里,她绞着手指,却保持着不经同意决不触碰的礼貌。

这时Charles已经搞懂了那固定的铁夹,从半跪中直起身子,把那颗蛋揽到怀里。他已经脱掉了手套,从帽子底下抬起碧蓝色的眼睛,对Moira轻轻说,“拜托。”那声音就像轻柔的羽毛划过每个人的心上。

“你可以拥有它,”她说,露出一个眉眼温柔的笑。Erik在想她如果矮一点,眼睛和耳朵大一点就更好了。

“她说送给我们了,”Erik告诉Charles,让后者激动得又叫又跳。他扯下脖子上的围巾,小心地裹住手上的东西,一层一层,直到它变成了一个柔软的椭圆形织物。Charles脸上的表情超越了任何言语:他的眼中含泪,脸颊绯红,尾巴在衣物的束缚下拼命摇动。

就在这时门铃与脚步声一齐响起,他们在震惊中看着来人。“MacTaggart店主,”他说,“这是什么意思?”

Erik握住小刀怒目而视,另一只手把Charles推下去。前门上了锁,但这里还有别的通道,他们可以从后边打铁的铺子里钻出去。Charles两只爪子抱着蛋,Erik不得不抓住他衣袖的边缘,一边冲来人龇牙一边飞快地跑出去。Moira在他们身后喊着什么,意义丢失在空气里。

他们穿过黑暗的走廊,用一侧肩膀撞开门,奔跑在街道上。Charles一直在小声尖叫,任由Erik拉着他,从一块阴影里跳到另一块,被落雨淋得透湿。Erik眼前潮湿而模糊,凭着记忆跑向最近下水道口,不需要沉重井盖的那种。到下水道里他们就安全了,没有人会疯癫到待在下水道里,除非他们有像姆明一样迫切的需要。

他们已经跑到了河边,突然间听到人类交错的脚步声,还有一些激动的嚎叫。Erik的心砰砰直跳,几乎盖过他的靴子踏在鹅卵石的声音(Charles柔软的爪子本就静悄悄的),但人类的声音高得可怕。鹅卵石们都吓得屏息凝神,而Erik,为了辨清方向,停下慌乱的脚步,导致Charles直接撞在了他身上。

Charles的惊呼吸引了人们的注意。领头的那个抬手指了指他们的方向,Erik顺着手指,发现Charles早就摘下了围巾,毛绒绒的脸暴露在昏黄的街灯下。

Erik深吸一口气,攥着Charles的袖子跳进了河里。他们立刻就被浑浊的河水吞没,同水下汹涌的暗流搏斗。Erik奋力划着手,知道河流下游有一条石头砌的堤,堤岸上有一个小小的洞穴,连着河流和下水道。他们在水流的裹挟中起起伏伏,努力维持着平衡,但还是太晚了,Charles浮出水面哭喊出声—河水带走了他手上温暖的蛋。

天气很冷,水流很强,而那颗蛋,和围巾一起吸足了水,重重地沉入黑暗里,不复可寻了。Erik用尽了身上所有的力气,把那只挣扎着要潜入水底的姆明拖上岸去。他们蛰伏在低矮的灌木里,不敢发出一点声音。

“他们肯定在这儿,”一个人类坚持道,“我来告诉你我看到了什么。”“你看到的多半是喝多了的艾尔酒,伙计。”

“我看见姆明的时候绝对不会认错。”

“那你该照照镜子了,”另一个人嘟囔道。Erik拼命抓住Charles的爪子。那颗蛋很重,Erik知道这一点,它一定沉下去了。Charles或许是个好泳者,他会在冰冷的水里上浮下沉,直到他找到,或者淹死。而Erik绝对不会让那个发生的。所以他们真的、真的失去了那颗蛋,Erik感受到Charles在他触碰下绝望地哭泣。

“先生们,”另一个声音响起,冰冷而生硬。Erik僵住,认出了这话来自那位闯入店里的男人。他把Charles搂近了一点,屏住呼吸。河流和土地听到了他无声的祈求,把他们的颜色混在一起。

“MacTaggart小姐的珠宝店丢失了一块珍贵的石头。你会不会恰好知道这件事?”

“先生—我能知道什么,我们只是普通的—”

“小偷,McCone,别以为你穿了新衣服我就认不出你,据说哪里热闹哪里就有你。”

“拜托,Shaw长官,我们没做任何不好的事。我们只是在追逐一只路边的姆明—”

“真的,姆明?我猜你们肯定费了不少力气,为什么不是兔子在路上拉它的小车?我还听到它们跳上鹅卵石的声音了呢。”

Erik捕捉他们说话的每一个词语,但那些声音飘在风里,Erik想如果他们决定搜查,他们一定会发现这里,如果他们发现了这里…

“那就跟我走一趟,如果你真的什么也没干的话,我会把你放走的。虽然那想想就很讽刺,”那个男人说,把脚下的草坪踏得咯吱咯吱。

一片刺耳的抗议声响起,但人类终于开始离开;Erik注视着那河边的阴影一个接一个地消失,又在街上重现。很长一段时间里四周只有河水的咕哝声,Erik站起来眺望的时候,却意外地看到街边一个人正长久地直视着这里,似乎眨了眨眼睛。

Erik在他消失之后才吐出一口气,和Charles重新跳进水里向下游游去。那着实费了些力气,就算下水道口和起伏的高地就在眼前,那只固执的姆明却依然在回望着河道哭泣。

像是过了一个世纪那么久,他们终于从下水道里钻了出去,藏在岩石的缝隙里。Charles倒在洞口,挣扎着脱掉吸了水的外套,然后是裤子。“它是暖的*,”他说,在风里瑟瑟发抖,“Erik,那颗蛋温暖又鲜活!它可以孵出来,我知道它可以!”

“我知道,Charles,不过我们真的得走了,去担心家里的那颗。这颗已经没有了。”

“我觉得那颗孵不出来,”Charles安静地说,牙齿都在打颤,“Frost摸过了它,我害怕它已经死了。那个时候我一眼就能认出是一颗蛋,但它没有温度,就好像它不仅仅是在休眠。我一直在为它祈祷,Erik。但这一颗不一样,这一颗是温暖的,我能感受到它,就在我的骨骼里。”

Erik黯然无语。他注视着Charles从背包里拿出食物,失魂落魄地去水边清洗他的毛发。他站在池塘里最深的地方,把沾了泥土的尾巴泡进去,Erik在一边搓洗他们俩的衣服。

“我还找到了其他的月光石,”当晚餐准备好的时候他小心翼翼地开口,和Charles一起蜷缩在帐篷里,“它们离这儿有点远,但我们可以去带回来,路上只会花去一个月左右的时间。我是说,我不能保证那些都是,但它们和给Moira的这颗相去无几,所以我猜它们是蛋。它们发出一样好听的声音。我们可以现在就启程,从这里走会近一点。”

帐篷里一片漆黑,但Charles的目光似乎能落到他心里去,“我不能去。”

“明天我们回到Moira那儿准备更多的补给,然后就不用再见到人类了。”Erik想,姆明对人类有天生的恐惧,“你预留了足够的干草和麦片,动物们会照顾好自己的。Logan也会帮你看着家。”

“Erik—我不行。冬天快到了。”

“其实没有那么可怕的,”Erik一只手搭在Charles背后,抚摸着他湿漉漉的颤抖的身体,“你的毛很暖和,食物我能解决,我们俩可以像这样挤在一个帐篷里。”

“我是一只姆明,Erik。寒冷的日子里我必须冬眠,”Charles很小声地说,“我从书里看到有的姆明可以活动一整年,但不到十月底我就昏昏欲睡,我从来没坚持下来过。而且不管怎样,为了那颗蛋我也得冬眠。它们在春天孵化,我得保证它的冬天温暖舒适。”

Erik张了嘴却不知道说什么,“你说它不会孵出来的。”

“它也许会的,”Charles执拗地说,“它也许会孵出来的。姆明们特别坚强;如果这世界上还有什么能在Frost的触碰下存活的话,那一定是一只蛋壳里的姆明。Erik,我得试试。我必须得这么做。”

TBC


评论(34)

热度(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