摸鱼儿

心有OTP,笔末TBC

【续翻/福华】A Preference for Texting(上)

Author:LostGirl

Rating: Teen And Up Audiences

Summary:Sherlock和John在发短信时进行了一些重要谈话。

原文地址: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359785

声明:221B的同居日常,短信体,cp向程度参考一二季。最初是由sy上星野琉璃翻译的,我受到神夏402激励决定把它翻译完。为了完整性我把前半部分也贴过来了,喜欢的请给原作和原译者点赞。

下在这儿:http://herose0405.lofter.com/post/1d30c879_db63969

 

 

 —————————————————————

你在哪?–JW

 

外面。 –SH

 

我差不多注意到这点了。 –JW

 

你还在生闷气? –JW

 

我没有‘生闷气’。–SH

 

尽管我仍然认为你很可笑。–SH

 

血液在牛奶里,Sherlock。那很不好。 –JW

 

无论如何,它都已经不在了。–SH

 

这是原则问题。–JW

 

既然你在外面,买点新牛奶。–JW

 

那正是我在做的。 –SH

 

真的?–JW

 

假的,John。我在撒谎,因为如果我没有带回牛奶,我不认为你会注意到。–SH

 

那是讽刺,对吗?你真的带牛奶了?–JW

 

在一堆其他的东西里面。我们吃草莓酱吗?–SH

 

我吃。如果我放了,你几乎无视了面包。–JW

 

嗯哼。 –SH

 

每样东西都有如此多的口味,这有必要吗?–SH

 

好吧,普通人经常吃他们喜欢的那种。–JW

 

不,他们没有。人们重复吃着一样的东西。 –SH

 

好吧。被你发现了。–JW

 

但不是每个人都喜欢一样的东西的。–JW

 

你喜欢什么?–SH

 

你是说你没有秘密地为我的每餐选择编目录吗? –JW

 

John,我极少注意我在吃什么。 –SH

 

对啊,但是你喜欢存储关于别人的信息。 –JW

 

我喜欢黑莓酱。全脂牛奶。豆类。黑面包。我们也可以多吃点鸡蛋。–JW

 

这真是我参与过的最无趣的对话了。 –SH

 

那么你为什么还要发短信。–JW

 

因为你使得购物适度地麻木了不少。–SH

 

它做到了。那对话。 –SH

 

John? –SH

 

只是在试图想出那是不是赞美。 –JW

 

我认为刚刚擦肩而过的青少年正在计划谋杀她的父母。–SH

 

真的?或者你只是在试图让购物变得更有趣。 –JW

 

空欢喜一场。她只是在幻想。没打算进行。–SH

 

哈!如果我断定你会再次这么做,我下次会和你一起去的。–JW

 

你也去听起来有趣多了。–JW

 

购物也让你很无聊? –SH

 

当然。那不是最有趣的活动。–JW

 

我只是十分热衷于吃。–JW

 

如果我们开始一起购物,我们永远也不能说服大家我们不是一对了。–JW

 

这是情侣会做的吗?–SH

 

除此之外,还有更多有趣的事情。 –JW

 

啊,是的。性。 –SH

 

不是只有性!尽管这是个人最爱。 –JW

 

我注意到了。–SH

 

什么意思?–JW

 

这是挖苦我的约会习惯吗?–JW

 

不是。挖苦你的手淫习惯。–SH

 

John? –SH

 

我不想知道你怎么知道的,好吗?永远别告诉我。 –JW

 

该死。现在我变得有点紧张了。 –JW

 

这不难推断。 –SH

 

紧张毫无帮助。–JW

 

你似乎不介意Mycroft的摄像机。–SH

 

他妈的。–JW

 

我在开玩笑,John。 –SH

 

好像我很愿意忍受Mycroft的暗中监视似的。–SH

 

别那样。你哥吓到我了。 –JW

 

难能可贵啊。–SH

 

这证明,不管你的衣柜怎么样,你很有品味。–SH

 

好吧。所以侮辱我是你增加购物乐趣的方式吗?–JW

 

那是赞美。–SH

 

主要是赞美。–SH

 

你应该多练习。–JW

 

什么需要这么久?你还在购物吗?–JW

 

回来了。–SH

 

——————

 

 

你为什么不接电话?–JW

 

是那个丈夫,对吧?混蛋 –JW

 

Sherlock,请回短信。–JW

 

太荒谬了。你在哪里?–JW

 

你最好是在无意识的状态。 –JW

 

请回短信让我知道你一切都好。–JW

 

如果你不回短信是因为你认为我是对你把我留在犯罪现场感到生气,那么我没有。请短信我。 –JW

 

如果你在没有我陪同的情况下就追踪那混蛋的话,我会亲自谋杀你的。–JW

 

请平安无事。–JW

 

我很好。大体很好。我认为,就是有点擦伤以及轻微脑震荡。–SH

 

你在哪里?发生了什么?–JW

 

贝克街。我手机没电了。–SH

 

你是怎么会脑震荡的?–JW

 

需要去医院吗?–JW

 

我在路上了。别动!–JW

 

没打算动。–SH

 

不去医院。只是轻伤。 –SH

 

我没有追踪他。是追踪证据。他发现了我。–SH

 

他逃走了,John。–SH

 

你也是。那是一次胜利。–JW

 

充其量只是平局。 –SH

 

你会再次找到他的。–JW

 

我确定他会回来找那条项链的。–SH

 

你得等着我。 –JW

 

好吧。–SH

 

你同意了? –JW

 

你确定那只是脑震荡? –JW

 

我确定。–SH

 

我可能会再做一次。当我大脑转动时不可能停下来。–SH

 

我知道。只是试着拖上我。行吗?–JW

 

我会试试的。–SH

 

你在哪里? –SH

 

出租车上。在路上,你还好吗?–JW

 

还好。 –SH

 

是那个丈夫,对吗?–JW

 

是的。他为了钱杀了她。–SH

 

是啊。完全是个混蛋。–JW

 

她非常爱他。–SH

 

我也这么认为。那间房子。她真的想让他幸福。–JW

 

两个人怎么会对对方做如此迥然不同的事情? –SH

 

她怎么会那么爱他,他对她的感觉却如此之少。–SH

 

这很没道理。 –SH

 

有时候,生活就是那样。只是因为你爱某人,不代表他们会自动回应相同的感觉。–JW

 

是的。这很可怕。–SH

 

也许现在你会对Molly更友好。–JW

 

Molly? –SH

 

你得知道,她对你有着极大的迷恋。–JW

 

这不一样,John。Molly迷恋的是我的想法。–SH

 

也许,但是礼貌点,不会杀了你。–JW

 

也许会的。–SH

 

不会的。相信我。我是个医生,我知道这些。–JW

 

我不想鼓励她。–SH

 

她不需要鼓励,Sherlock。她知道这不会任何发展。那不是重点。–JW

 

如果她知道我没兴趣,她为什么还会坚持?–SH

 

那不是那么容易的。有时候即使知道你不应该,你还是会感觉到点什么。–JW

 

即便你知道那完全无望。你只是感觉到它。–JW

 

啊。是啊。我确实得试着对她礼貌点。–SH

 

你感觉怎么样?–JW

 

你指什么?–SH

 

脑震荡?擦伤?–JW

 

我依然很好。它们真的很轻微。–SH

 

开门,我差不多到了。 –JW

 

————————

 

Mycroft认为你很沮丧。–JW

 

他又在我背后搞小动作了吗?–SH

 

告诉他管好自己的事情。–SH

 

这次他可能是对的,你最近很不一样。–JW

 

胡说八道。–SH

 

你最近不是一般的安静。–JW

 

我一开始就告诉过你了,有时候我会几天不说话的。 –SH

 

是啊,你是说过,之后你会继续说很多话。–JW

 

你失望了?–SH

 

别装蒜了,Sherlock。你知道那不是我在说的。 –JW

 

你2个星期没接案子了。–JW

 

它们都很无聊。–SH

 

几天前那个不无聊。–JW

 

那个诈骗案?无趣。–SH

 

我认为它听起来很有趣。–JW

 

你不是咨询侦探。–SH

 

是啊,我不是。–JW

 

我只是担心你。–JW

 

我不需要你的关心。–SH

 

行啊。当然。真不知道我当时怎么想的?–JW

 

带贴片回来。–SH

 

好的。–JW

 

————————

 

我持续和你说话一小时了。你什么时候离开的?–SH

 

一个小时前。我跟你说了我跟Mike出去了。–JW

 

你不在的时候,我们双方都同意冰箱的每个抽屉都应该归我。–SH

 

你就只是单方面进行了一次对话吗?–JW

 

不是。我确信你够明智,会赞同我的。–SH

 

在讽刺挖苦的恭维方面,你真是大师啊。–JW

 

Mike认为你很滑稽。–JW

 

何以见得?–SH

 

因为你总是在我和他出去的时候短信我,但是你声明你从未意识我离开了。–JW

 

我最后意识到了。–SH

 

如果你在这儿,我为什么要短信你?–SH

 

什么?–JW

 

他说我总是在你出去的时候短信你。你不在这里,我当然会这么做。–SH

 

不然我怎么和你交谈呢?–SH

 

是啊,但是他说每次我们出去,我一直跟你发短信发个不停。–JW

 

我的观点依然成立。–SH

 

这是频率问题。每次我们出去,他不会和他妻子一直发短信发个不停。–JW

 

很明显,不是说我们是夫妻。–JW

 

只是他也有其他朋友和事情,但是他不会总是和他们发短信。–JW

 

他们中的任何一个。–JW

 

我只是说我们发短信发得多了点。–JW

 

你在短信里都含糊不清了。真令人佩服啊。–SH

 

是啊,是啊。–JW

 

我真的应该拥有冰箱的每个抽屉。–SH

 

我们明天在谈这个。–JW

 

我不明白为什么我要重复自己的话。–SH

 

因为你莫名其妙地就没注意到我实际上没有在那参加讨论。–JW

 

你错过讨论,不是我的错。你是决定出去的那个人。–SH

 

是啊。我应该把所有时间都花在和你一起。–JW

 

这样最好。–SH

 

要不然你就是打算让我重复自己的话。–SH

 

你打算一整晚都发短信给我吗?–JW

 

你想要我停止吗?–SH

 

不是。只是好奇。–JW

 

噢。很好。–SH

 

木槌在哪里?–SH

 

没事了。我找到了。–SH

 

我认为我在冰箱上弄出了个坑。–SH

 

不是很大。–SH

 

大概不会注意到。–SH

 

我不想因为你敲到了手指就不得不冲回去。–JW

 

我不是个白痴,John。–SH

 

是,你是的。一个杰出的白痴。有时候。–JW

 

你认为你明白所有事,但是你并不是。–JW

 

我不明白什么?–SH

 

我不知道。但这是必然的事。–JW

 

现在我大概应该停止喝酒了。–JW

 

那是Mike明智的建议吗?–SH

 

不知道。他喝得太多了不能告诉我我是不是喝醉了。 –JW

 

喝醉。是我。我醉了。–JW

 

我从未见你喝醉过。–SH

 

你从不和我出去。–JW

 

你从未邀请我。–SH

 

如果我邀请你了,你会来吗?–JW

 

和我出去。–JW

 

好的。–SH

 

只要你别让我感到无聊。–SH

 

不是个简单的查思科(注1)。–JW

 

抱歉,是任务。–JW

 

你似乎失控了。–SH

 

John? –SH

 

把一匹马(注2)洒在Mike身上了。嘻嘻。 –JW

 

一匹马?–SH

 

一杯啤酒。抱歉。醉了。一杯啤酒。–JW

 

希望你在家。–JW

 

我在家。–SH

 

我是说这里或者那里。–JW

 

我在那里。不在这里。–JW

 

那么回家吧。–SH

 

是。–JW

 

注1:trask,医生有点喝醉了,打错词了,想打的是task。所以有下面的那句。

注2:A pony。这个也是医生打错字了,应该是 A pint,也就是一杯啤酒。

————————

 

这是我见过的举办得最差劲的会议。–JW

 

在这里,我甚至一个人都不认识。–JW

 

你总说自己喜欢见生人。–SH

 

那是让你见新客户的聪明的谎言。–JW

 

是吗?–SH

 

不是,我喜欢遇见不同的人,但是我不想要待在这。 –JW

 

那你为什么去?–SH

 

需要离开下。想到我就做了。–JW

 

伦敦变得无趣了?–SH

 

从未。但是有时候无趣挺好,我得以到这来。–JW

 

无趣怎么会变好的?–SH

 

就这样。有时候。–JW

 

你在干什么?–JW

 

办案子。–SH

 

哦。我应该停止发短信吗?–JW

 

不要。在等待土壤测试结果。无聊。这不好玩。 –SH

 

什么案子?–JW

 

失踪人口,一个男人从家里消失了。–SH

 

明显是光天化日之下在家人的眼皮子底下不见了。 –SH

 

也许他只是离开了?–JW

 

断了腿,断了几条肋骨,脖子还受伤了。不可能自己离开。–SH

 

他怎么了?–JW

 

走私者袭击了他。因为他拥有一家船厂。–SH

 

能证明他们有罪吗?–JW

 

明天要出庭作证。–SH

 

所以他们绑走了他吗?–JW

 

我不这么认为。–SH

 

那么是谁做的呢?–JW

 

家人能把他藏起来。–SH

 

为什么他们要这么做?–JW

 

起诉可能会威胁到他。他一开始可不干净。–SH

 

好吧。那么如果出庭作证,家人担心走私者会伤害他,但是他不能就这么拒绝。 –JW

 

他们把他藏起来,说他被绑架了,这样他就安全了。 –JW

 

推断很合理。–SH

 

但是那不是唯一的想法。–JW

 

当然不是。我还不能证明。–SH

 

但是土壤会有帮助?–JW

 

门框上有些,有点低。有人刮到了鞋。–SH

 

那‘绑架犯’吗?–JW

 

可能。–SH

 

一旦有了结果,你就知道那人在哪了吗?–JW

 

没错。–SH

 

你在做什么?–SH

 

坐在宾馆的床上,希望我能在那儿帮忙。–JW

 

并不是说你需要我。听起来你已经搞定了。这只会更有趣。–JW

 

我一直都需要你。–SH

 

你帮助我思考。–SH

 

和你交谈能帮助我思考。–SH

 

我受宠若惊。–JW

 

那听起来像是讽刺吗?我真的是那个意思。–JW

 

很好。你确实是。–SH

 

当然。:-D–JW

 

John,你知道我讨厌这些。–SH

 

太杯具了。有时候它们很适合。–JW

 

好吧。如果你一定要发的话。–SH

 

土壤结果有回音了。–SH

 

怎么说?–JW

 

Herman Mason不是被家人绑架的。–SH

 

哇哦。看来土壤样品让很多事情变得清晰了。–JW

 

Sherlock?–JW

 

在和Lestrade解释。–SH

 

噢。我得停止发短信。–JW

 

不需要。我们在解救HermanMason的路上。 –SH

 

从走私者手中吗?–JW

 

不是。前妻手里。–SH

 

认真的吗?–JW

 

鉴于其他的一切,我们从未想过要怀疑她。–SH

 

出于怨恨?–JW

 

出于爱。他试图获得他们唯一的女儿的监护权。–SH

 

但是他做了肮脏的交易,没办法取得监护权。–JW

 

母亲是个酒鬼。–SH

 

噢。–JW

 

回伦敦了再打电话给你姐姐吧。–SH

 

为什么你会认为我要打电话给Harry。 –JW

 

提到酗酒,她会是你第一个想到的人。–SH

 

你为没有跟她多谈谈感到内疚,所以当你想到她,你会强迫自己打电话给她。–SH

 

好吧。就算如此为什么要让我延后呢?最好早点解决好。–JW

 

她会令你不安的。如果你不在,我没法做任何事安慰你。–SH

 

噢。–JW

 

谢谢。:-)–JW

 

你是我的朋友,John。 –SH

 

恩。你也是。–JW

 

得走了,她打算跑了。–SH

 

小心点! –JW

 

TBC


下马上放出来。


评论(2)

热度(61)

  1. 日渐消瘦摸鱼儿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