摸鱼儿

心有OTP,笔末TBC

【福华】致Sherlock的一封信(上)

背景设定是卷福跳楼之后,麦哥代表大英帝国政府给了他更重更危险的任务,为了身(zhen)边人John的安全,卷福决定远远地站在朋友们的身后,不再回去。然后的就是以小华生视角的各种思念各种爱啦≧▽≦。

————-——第一次发文的紧张感————————

Dear Sherlock,

  今天,我去看你了,准确的说,是竖在公园草地上的你——Sherlock Holmes 的墓碑。

  又一年伦敦的初春,难得没有雾,气温也反常地低,仿佛北大西洋暖流遗忘了英格兰岛,直接奔着欧亚大陆东去了。草坪稀稀落落,如同老照片一样地泛黄着,方圆几百米,间生杂树,原谅我叫不上这些呈诡异扭曲姿态的树木的名字。

  这里是你的墓地,这里有你的墓碑。光洁的大理石碑上刻着烫金的名字,没有生卒年月,也没有墓志铭,远看只有孤零零挺立的一抹黑,像极了你穿着竖领黑色风衣的样子,荒唐得企图成为一生的注脚。

———————————————————————

  我偶尔会回Baker Street看看,虽然我并没有勇气继续住在那里。Mrs Hudson一直留着我们的屋子,只是把你的东西收拾了一下。那些烧瓶试管显微镜被送给了外城的一所小学,前几天还传回来一张小朋友们做实验的照片。我知道你讨厌一切麻烦与纠缠的事物(包括小孩),但是你真应该看看,那个抓着燃烧匙呆望着镜头的小孩有跟你一样的卷发,除了脸小一点,简直是缩小版的Sherlock,真的。

  至于你松香味的小提琴、随身携带的P7型手枪以及用来提神醒脑的尼古丁贴片,都被完好地摆在原来的地方,成为了别人眼中你存在一场的痕迹。你的头骨朋友因为种种原因暂时住在储物柜里,不过我会定期拿出他来晒晒太阳的,尽量不让他得什么骨质疏松的毛病。

  苏格兰场上周为你恢复了名誉,谷歌界面上关于天才侦探迫于流言而跳楼的消息瞬间点击率上亿。Anderson 辞职了,Lestrade 忙得见首不见尾。伦敦一如既往,繁华的交通网运输了源源不断的人流,一如既往地掩盖了数不清的罪恶漩涡,城郊的工业区里,浓烟滚滚,雾都依旧。仿佛这座城市里每分每秒都在上演着一幕巨大的荒诞剧,而我们每个人都是演员。

  但我觉得一切都变了,天壤之别。 

  我本想重操旧业,但是回到之前的小诊所,逼仄的室内空间、压抑的白色墙壁,以及那股经久不散的消毒水的味道要把我逼疯了,我不能够聚精会神地看病历,手中的纸页犹薄薄的剃刀片白亮亮地闪着寒光,我吸入的每一口空气都带了尖尖的倒刺,在我的胸腔内搅动得鲜血淋漓。

  每个暮色四合的傍晚,我看着夕阳悄无声息地坠落,最后一缕余晖照进221B的时候,我想一天又过去了,明天太阳依旧会升起,但已经不再是今天的那颗了,我听到孤独之根正一点点伸长的声音。

———————————————————————

  后来有一段时间,我觉得我抽象地领悟了这个世界,包括每个人扭曲的、空虚的灵魂,我观察他们的眼角、袖口和神态,就明白了他们的生活轨迹、性格特点和风流韵事。我觉得我应该去做个侦探——我知道这玩意不是谁都当的了的——但我得试试。The woman曾说“brain is the new sexy”,也许她是对的。

  最近,某家一流媒体邀请我发表一篇“悼念福尔摩斯先生”的文章,我拒绝了,“悼念”和“天堂”一样,是给死人用的。你没死,你只是象征性的跳个楼,穿越复活诈尸还魂随你挑,总之我知道你会回来。你只是累了,暂时休息一会儿,但是for the God’s sake,玩够了就快点回来吧,像大王等着他儿子一样,221B永远等着你回家。

Yours,

John Watson

P.S.  我抽空去了上次说的那个外城小学一趟,那个卷卷的小孩叫Simon(尽管我更愿意叫他 Sherly),个性十足,我看是可造之材。 


评论(9)

热度(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