摸鱼儿

心有OTP,笔末TBC

【授翻/EC】Into the Fray/阿尔法游戏(CH4完)

饥饿游戏AU;ABO

游戏部分完结


第四章
那安眠药的粉末透明而且没有任何气味,所以他趁着Erik睡着倒进了他的水壶里。他不知道药效有多强,因为并没有任何说明书附上。但是有一件事是确定的:那些人想让他独自走进那场“盛宴”,像是某种意义上的处子的献祭(virgin sacrifice)。
Charles知道他没有两全其美的选择。他必须得帮Erik拿到那些药。伤口已经有感染的前兆,Erik也正在因为高烧而昏睡;但如果他去了然后被某个alpha捉住,他也永远没法把药送回来了。
“Erik,”Charles静静地说,把他扶起来倚在石壁上。“你得喝点水。”
Erik迷糊地冲他眨两下眼,“我们得继续赶路,”Erik说,沙哑着嗓子。
“没关系,还来得及,”Charles说,“所有人都会到补给堆那边去,你可以再休息一会儿。我希望你能先喝点水,你发烧了。”
Erik接过水壶,吞咽了几口。Charles紧张地注视着他的动作,暗暗计算着摄入的药量。Erik拿着水壶的手渐渐松开,Charles伸手抓过水壶放在一边,扶住Erik滑落的身子。
“Charles,”Erik出声,“Charles,水里是—?”
“只是一些帮助你睡眠的东西,”Charles说,让他平躺回睡袋。
Erik撑起身子,拽紧他的袖子,“你保证过,”他沙哑地叫道。
Charles摇了摇头,“你要我保证,”他说,“但我没有。”
睡意袭来,Erik皱起眉头,但他已经抓不住Charles的袖子了。Charles几乎没办法离开,他轻轻地伸出手,拨开Erik额前的头发。
“有一件事儿你说对了,”他贴近熟睡中的Erik,在后者灼热的额头上印下一吻。“我不会站在那儿看你死去。”
Charles决然地站起身,拿起箭筒和弓箭。他没什么计划,不过除了他和Erik以外也只剩下四个贡品了,也许他们能互相牵制。
他只需要抓起药品然后跑掉。他把弓箭搭好,一只箭头正在弦上。天色还没亮,但他们在树林里走了太远,必须要尽快回到补给堆才能赶上破晓。他短暂的犹疑浪费了太多宝贵的时间——Erik承受不起的时间。
等到他赶到森林边缘的时候,他已经因为疲劳和干渴而头晕眼花。他半蹲着躲在几块巨石的后面,仔细观察着补给堆及周围的情况。破晓未至,而补给堆上已摆上了六个口袋,每个都标了数字。
12,12,10,5,1以及最后的:O。如果Charles选择Erik的口袋,他就要冒着他们的联盟被人撞破的风险,更别提还有很大几率他拿到的是Shaw的口袋——这不是个好主意,所以他决定转换策略。如果那药装在标着O的口袋里,他可以拿上就跑。
环顾四周,他看不见什么人,虽然那并不意味着他们不存在。但等下去也不能增加他成功的可能。所以他深呼吸几口,握了握他的弓箭,然后冲向补给堆中间。
他一鼓作气地跑到补给堆上,然后迅速拉开口袋,翻看里面是否有他需要的东西。包里有一罐药品——那种极其昂贵却见效的药物,平日只在都城售卖。他确信Erik涂上后会很快痊愈。
Charles转过头,血液瞬间凝固了。一个贡品正站在一英尺远处,狂妄地笑着。泥巴沾满了他的身子,一把斧头被他拿在手上。他看着Charles,丢下斧头,慢慢走上前来。
Mortimer,Charles想着,更喜欢被称为Morty。第10区的。他的评分只有4—但Charles怀疑他有意向设计者们隐瞒了某些能力。Charles偷偷地把弓箭推回背后,这么近的距离弓箭派不上用场,但他也不希望它被人发现。
“你拿到了什么,美人?”Mortimer问。他抓过Charles的包向里看,“这是为了谁的?”
“为了我自己,”Charles说,努力控制着颤抖的声音,“Cain抓到了我。”
Mortimer把药罐扔到地上,眸色加深,直到几乎完全变黑了。“那么很高兴他死了,”他粗声说,“他不值得有一个自己的omega。”
Charles知道他有一个微渺的机会。他没办法拉开弓,但他的手上还攥着一支箭头,紧紧地贴在大腿上没有被发现。他扭转箭头,掌心握着箭柄,然后狠狠地把它插到Mortimer的肩膀上以求逃脱。
Mortimer大叫起来,粗暴地拽起Charles,把他推向补给堆。Charles脑袋着地,一阵天旋地转,他能感觉到血从发际出流下,滴进了他的右眼。他抬起眼睛,看见Mortimer模糊的人影,后者正拔出肩上的羽箭,把它折成两段。
“小婊子,”他咆哮着,拎着Charles的领子把他扔在地上,然后整个人按在他的身上。“只会做一个该死的事情。”
Mortimer把全身的重量压在他胸前,几乎隔绝了他所有的空气。随着他每一口艰难的呼吸,肾上腺素大量作用,他的视线重新清晰起来。Mortimer的肩头血流汹涌,但那似乎并没有困扰他,至少从他撕扯Charles衬衫的力量来看。Charles的手从草地上划过,他正要摸到身后的箭筒时Mortimer抓住了他的手腕。
“你有什么毛病?”Mortimer冷笑说,“我正在他妈的标记你,躺回去接受它。”
Charles不知道是因为失血还是Mortimer仅仅是出于他不可遏止的alpha本能——但Mortimer似乎忘记了一个最基本的事实。他们正处于一大片开阔场地的中央,而且他们不是唯一活着的人。
当一双陌生的手出现在Mortimer头顶时,Charles咬住了唇。他沉默地看着一只手揪着那人的头发扭过他的头,另一只手精准而残忍地把一把匕首插进了他的喉咙。
Mortimer没怎么挣扎就倒了下去,像一个毫无生气的玩偶,慢慢地吐出最后一缕呼吸。空气里弥漫着血液的粘稠气息,Charles感受着那气息渗入他的夹克,沾湿他的喉咙。
慢慢地终于浸透了他的全身。

他抬起头,Emma Frost不动声色地站在那里。她的衣服出人意料地崭新,甚至指甲都修建得整整齐齐。

Charles一向善于体察人心,但Emma似乎无法穿透。她倾了倾脑袋,冷蓝色的眼睛无声地评估着他,让他忍不住吞咽一口,向树林的方向望去。Emma微微一笑,仿佛看穿了他的想法,他们都知道如果Charles拔腿向树林冲过去的话,他是绝无可能逃脱的。

“什么风把你吹来了,Charles?”她漫不经心地问,就好像他们是在商场里相遇。

他抬手抹去额头的血迹,遏制着颤抖坐起身子。他没有站起来。这是除了Erik以外第一个没有立刻袭击他的alpha,他不想威胁到这份来之不易的和气。

“药物,”他说,然后解释似的说,“Cain.”

“啊,是,我们的Cain,”Emma说,“亲爱的,告诉我,是你杀了他吗?”

“是的,”撒谎开始变得容易。Emma笑意加深,她欣赏着那染血的箭头和Mortimer的伤口,似乎并没有起疑心。

“那么,谢谢,”她说,“省了我的麻烦。”

Charles点点头,不知道这种诡异的和平能维持多久。“你的另一个盟友呢?”他问,“Shaw,是吧?”

“噢,他正在追踪一个第5区的,”Emma说,她的话被一声礼炮打断,“听上去已经找到了她。”

“那就只剩下你和Shaw了,”Charles说,知道Emma关于Shaw留下来的想法是对的。Charles还没幸运到Shaw会就此死去。

“这里面还有一个12区的,”Emma提醒他,显然有着自己的计数。他估计她可以列出所有人的名字和评级,虽然她不屑于那么做。“但他不像是会出现的样子,不是吗?”

Charles摇了摇头,“他的血都流光了,”他说,“在第7区的一个射中他的腿以后他才设法把对方杀掉。”

“我没听到礼炮声,甜心,”Emma说,“昨晚的天空上也没有他。”

Charles耸肩,努力摆出一副冷漠的表情。“好吧,也许他还在死撑着,但也不会太久了。我猜这就是你和Shaw联盟的终结了。”

Emma伸出一只手,作势扶起他。Charles下意识地想拒绝,但他有种感觉Emma不会喜欢他的拒绝的。于是他握住她的手,让她把自己从地上拽起来,直到他摇摇晃晃地站在她面前。

“你会沾上血迹的,”Charles紧张地说。

Emma大笑起来,猛地松开手,Charles不得不向后靠在补给堆上寻求平衡。

“跑吧,甜心,就这一次,”她告诉他,语气可以称得上友善,“看在你妹妹的份上。”

Charles难以置信地回看着她。他几乎忘记了她们的交情。Raven总是决意要让他远离区里任何一个alpha,她和他们出去玩的时候从不许他同行。

尽管震惊,他也不需要对方再说以次。他侧着身子慢慢离开,把箭筒重新背到后背,努力隐藏着脚步的颤抖。他感激Emma没有把它们拿走;不过他也确信她更喜欢用刀子。

他知道这游戏不可能让他们俩都拥有美好结局。如果他得到了他想要的,她就不得不死去;但如果他无以回报她的善意,至少他得说点什么。

而Emma那边,看着Charles没有立刻逃走,她露出一点愉悦的神色。她挑眉对上Charles的眼睛,“你知道你不能相信Shaw,对吧?”他说。

“宝贝儿(Baby doll),我不相信任何人,”Emma说,“现在我建议你跑起来,因为Shaw赶来的时候如果你还在,事情就会变得有些复杂。”

Charles点头,弯腰拿起那罐药。Emma没有阻止他。“谢谢你,”他说,快步向树丛撤去,眼睛观察着前方的情况。

“不客气,但是Charles?”她说,他回头,“很快我会再来接你。”

Emma向另一个方向走去,大概是奔向Shaw,而Charles以他最快的速度向树林里跑去。没一会儿Mortimer的礼炮响起,Charles依然在树林的小径里穿梭,但是他的腿仿佛有千斤重,他的视线也时而模糊时而清晰。

他不能休息,所以他继续坚持着,只在湖边略微停留。他蹲下喝水,然后把自己完全沉没进去,让水流带走浑身的血迹。爬上岸以后,等待他的又是长长的跋涉。他快到Erik身边的时候另一声礼炮响起,遥远而飘渺—他不知道应该期望是谁。

他不希望Emma死去,但是如果只剩下她和Erik,他也不能亲手杀死她。如果Emma和Raven关系好到她愿意让他未被标记地离去,Raven永远不会原谅他杀死Emma的。

但他也不能让Erik死去。救他的想法是唯一支撑他走下去的动力。

他终于抵达山洞的时候,时间已过了正午。太阳一路炙烤着,让他的衣服干得差不多了。最后的几步,他不由自主地颤抖着,跪倒在依旧昏睡的Erik身边。

他撑起身子,解开对方腿上的临时绷带,把药膏小心地抹在伤口和周围,然后重新系紧了它。

他松开手,一瞬间仿佛被抽干了所有力气,眼前一黑倒在Erik身旁的空地上。



*****



Charles醒来时感知到的第一件事就是温暖。他伸手在额前摸索,指尖碰到一块临时绷带的时候皱起了眉。他身下垫着唯一的那个睡袋,身后靠着什么柔软而温暖的东西。

这时一只手环过他,抓着他的手腕从额前离开。“你醒了?”Erik生硬地说。

Charles轻轻点了头,垂下眼睛看见Erik的另一只手正搂在他的腰间。噢,他所依靠的那片坚实的温暖来源于Erik。“发生了什么?”Charles开口才发现他的嗓音喑哑而干裂。

Erik拿过来水壶给他,而Charles犹豫着。“Erik—”

“我刷了它重新灌的水,”Erik冷淡地告诉他,“别担心,我没打算给你下药。”

Charles接过水壶,感激地大口吞咽。他多么想继续倚在Erik身上闭上眼睛,但是设计者们不会让他们休息很久的。从漏进洞穴的几缕微弱光线来看,他已经睡掉了几乎一整天的时间。他强迫自己离开Erik的怀抱,卷起地上的睡袋,在他想站起身的时候Erik抓住了他的胳膊。

从这个角度,Charles终于能抬起头好好看一眼Erik。而Erik也正眯起眼睛怒视着他,嘴唇抿成一条线。

“我拿到了药,”Charles说,试图阻止一场争执,但Erik神色不改。他伸手想要检查Erik腿上的绷带时对方抓紧了他的胳膊,让他的手悬在他们之间。

“你的腿怎么样了?”

“别管我的腿,”Erik厉声说,“你有没有想过醒来时看见你闭着眼躺在那儿是什么感觉?你的头发里到处是凝结的血块,你的血流了半张脸,我还以为你死了。”

Charles这才意识到他头上的伤有多么严重,他从Erik的胳膊中挣脱出来,再一次摸上前额。他把手指伸进绷带里面,发现伤口几乎已经难以察觉—他的皮肤上只有一条细浅的痕迹。“你用了一些药在我身上,”Charles指责道,“Erik,这些药远远不够,你必须—”

“别告诉我我必须干什么,Charles,”Erik打断他,扶着一块岩石站起身来。他向洞口走去,脚步依然一瘸一拐,但比起之前明显已经好多了。

Charles半跪在地上,惊讶地发现大腿和跨上也终于消肿了。从裤子的裂缝中,他看到那些青紫色的伤已经退为浅蓝,他撅起嘴,“你是不是就没再往你的腿上抹过一点?”他问道,“只剩下一个贡品了,我们很快就会和他正面遭遇,你不能—”

“我需要你保证你再也不会做这种事了,”Erik严肃地说,低头看着Charles。

Charles绷起身子,转开眼。“我以为我们说好不再给我下指令了?”他生气地说。

“我不是以一个alpha的身份在问你!”Erik叫起来,“为了去做随便什么你想做的事儿给我下药不是一种平等的关系,Charles!你在对我做你害怕我会对你做的事!剥夺我该死的选择权利!”

“用那条腿你走不出十步,”Charles说,声音不大但很坚决,“你没有选择,我也是。我不是那个剥夺你权利的人。”

Erik在他身前半跪下来,因为伤口的撕扯皱起眉。但他依然轻轻地握住Charles的手,让他稍稍前倾。“我们是搭档,记得吗?”他说,“这是双向的关系。现在我们要一起努力,行吗?”“我有一个你没有的优势,”Charles坚持着。

“他们不能杀了我。”

“你不应该被杀死不代表你不会被杀,”Erik说,一只手小心地拢过Charles的头发,视线怜惜地停在那正在愈合的伤口上,“况且你似乎很乐于尝试。”

“你还说我呢*,”Charles抱怨道。

“Charles,拜托,向我保证,”Erik说,向前倾身让他们的前额贴在一起,声音里透出的恐惧和疲倦让Charles心碎。

他就这么依靠着Erik,双手环住alpha的脖子。

“Erik,我—”

Charles的声音被什么涌过来的冷湿的东西生生打断,他不情愿地撤回身子低头看。水流正以危险的速度从洞口灌进来,几分钟前还晴朗的天空突然风雨大作。

“是洪水,”Erik急迫地说,撑着地让自己和Charles站起身子。“我们得赶快离开这儿。”

Charles挣开他的手,弯腰捡起他的弓箭,还没拿稳Erik再次伸手握住他,把他往洞口带。他们出洞的时候脚下的水已有三尺深,黑漆漆的水流从岩石后扑面而来,以一种不可预想的速度上涨着。

设计者们终于要赶他们走了。

“你会游泳吗?”Erik问他。

“理论上讲可以,”Charles告诉他,“我读过—”

“我估计你就要这么说,”Erik难得露出一点笑意,上前稳稳地环住Charles的腰,和他一起趟过愈发湍急的水流。

“所以我猜你会游了。”Charles说。

“我游得还不错吧,”Erik说,搂紧边上因寒冷而颤抖的人。腿上传来的痛苦让他踉跄一下,“两条腿都管用时更好一些。”

“你应该多涂一点药,”Charles皱起眉头说,扭动身子往后看,“哦,老天,药罐子被落在—”

“没关系,那不重要了,”Erik安抚他,拉他继续向前。“我们不会再需要它了。”

“是啊,我猜也不用了,”Charles说,意识到事实的残酷。这个夜晚只会以两种方式终结——要么躺在都城顶级的医护中心,要么在冰冷的水中死去。

洪水从四面八方涌来,在他们半身处卷起旋涡。Charles转头一看,波浪正从他们曾栖身的石洞中发源,裹挟着枯木和碎石,形成一股浑浊而可怖的势力。“Erik,”他提醒身边的人。

Erik把他向前掷去,Charles惊叫一声,撞上一根树干。Erik紧贴上来,试图把他隔绝在树干和新一波的洪水之间。汹涌的水流拍打着他们的脊背和后脑,很快就漫到脖子的位置。

“我们得再快一点,”Erik大声说。

Charles把湿漉漉的头发从眼前拨开,任由Erik把他拉进了一点。短短几分钟内森林就变成一片汪洋,密密麻麻的雨点让他们只能看到五英尺远。“你知道我们这是去哪儿吗?”在Erik的拉拽下Charles问,

“他们要把我们赶到补给堆,”Erik说。

“最后一个贡品在那儿,”Charles同意道。

“会是谁?”Erik简短地问。

“Shaw,或者Emma,”Charles说,感受到冷水的渗入。“不管是谁都是一场硬仗。”Erik说。

Charles摇摇头,努力摆脱Emma让他逃跑时站在空地上运筹帷幄的形象,“是啊,不会容易的。”

波浪涌起的时候他不得不仰起头呼吸,Erik试图把他撮得高一点,但任何一点重量都会打破他们在洪水中来之不易的平衡。“这里,”Erik吐着水说,把他拖到一小片突出的土地上。

“我要把你举上去,然后你再帮我好吗?”

Charles点头,伸出手臂抓住上面裸露在外的一截树根。Erik抬着他的脚做出托举的动作,直到他扒住土地上更多湿滑的草芥,终于把自己弄了上去。

紧接着是一声戛然而止的尖叫,Erik的血液瞬间凝固,贴紧土地藏起自己的踪迹。Charles的声音在风雨中时隐时现,似乎想要挣脱束缚。

但他失败了。

Erik抬起手臂抓住树根,缓慢地把自己拉上去,忽略了从腿上传来的撕裂般的疼痛。所幸刺骨凉的水流在一定程度上迟钝了他的感官,让他竭尽全力爬了上去,止住自己颤抖的腿,弓起身准备第一时间应对攻击。

“Erik Lehnsherr.”

那语调一如既往地恶心,Erik的视线穿透雨幕,定格在Shaw的身上。而在他的钳制之下,比起害怕Charles看上去更像是愤怒着,这是唯一阻止Erik径直扑向Shaw的原因。

“很高兴在这儿看见你,”Shaw虚与委蛇。

“Shaw,”Erik说,努力不看Charles,以免泄露他们的关系—但Shaw不傻,从他不怀好意的笑容里,他已然猜到一切。

“我必须得说,我从没想过最后剩下来的是我们俩,”Shaw继续道,“我嘛,很显然。但是你?我估计你撑不了一天。我还以为我最大的敌人会是迷人的Frost小姐,可惜说真的,她的脖子太容易被人扭断了。”

“你个混蛋,”Charles尖叫着扭动起来。Shaw抓住他的一只手腕发力,在骨头折断之前才微微松开。

“别动,”Shaw用那种滑腻的语气告诉他,眼神侵略性地扫过他的全身,将弓箭和箭筒也收入眼底。“我向你发誓,Shaw,如果你敢—”Erik咬牙叫出声。

“啊,可是看上去你似乎获得了一点帮助,不是吗,Erik?”Shaw问道,诡秘地笑笑,拿下羽箭扔到一边。“我以为他在‘尽职尽责’的时候,其实他一直跟在你身边。”

Shaw俯身,贴在Charles耳边说,“也许你还没意识到,Charles,但Erik不能算个正常的alpha。你看,他爸爸被炸死了,所以他从小是被他那beta妈妈养大的,那个婊子多少算是毁了他。”

“放他走,Shaw,”Erik压低声音说。

“说得好像你知道应该让他干什么一样,”Shaw说,拱上Charles的后颈。Charles颤抖着下意识想要逃离,Shaw只是大笑着扭紧他的手腕。“让我看看,你甚至还没标记他呢。你死之前要不要跟我学学怎么标记?”

Erik纵身一扑,Shaw阴森地笑了笑,粗暴地把Charles推开。Charles倒在地上的一瞬间Erik和Shaw正面相撞,他只能捕捉到两人之间偶尔反射的刀剑的寒光。Charles眨眨眼睛挤出雨水,四处张望着寻找他的弓箭,就在那时他看见了什么东西。

一双眼睛正藏在树中,幽幽地观察着他。Charles第一反应是回头看Erik,然后在他们扭作一团的时候悄悄从Shaw身边离开。Charles撑着地站起身来,踌躇地向前走着,眼睛扫视着林间,吃惊地对上那双冷蓝色的眼睛。“Emma?”他试探性地问。

回应他的只有一声低嚎。它们慢慢地走出树林,五只庞大而诡异的狼型生物在月光下显形,领头的一只有着Emma的眼睛—它浅棕色的毛发泛着白色的光。Charles定睛一看,她脖子上还挂了一个刻着1的铭牌。

他踉踉跄跄地后撤,呼吸卡在喉间。那只是变种造物(muttation),他告诉自己,不是真的他们;但他确实认出他们了。跟着她的还有四只—Cain是最大的那个,显而易见,然后是Victor,Mortimer,还有那个Shaw杀死的第8区女孩。她的眼睛几乎是银色的,毛发锃亮浓密,他知道一定是Yuriko。他想起来观看抽签的时候,她听到自己名字时那惊骇的神情。

“Erik,你得快跑!”Charles大叫道,不敢再靠近一步。那个Emma样子的生物在他面前停下,嗅闻着他的气味。很快她就转开头,绕过他向前奔跑,其他几只很快跟随其后。

那是当然,Charles反应过来。他们被设计成只能追逐alpha。设计者需要这游戏万无一失。

Charles转身,看见Shaw已经冲向补给堆的高地了,Erik却不想丢下他,Charles知道他永远跑不过狼群。“它们不追我!Erik,快跑!”

Erik迈动双腿,但是和Shaw跑向一个地方显然不会减少风险。Charles也开始跑,沿路捡起他的弓箭。他射中了最后的那一只—他猜是Yuriko,但其他的已经把他远远落在后面。

Shaw消失在视线中,但他抬头的时候正好看见Erik爬上高地。等他赶到狼群们已经在四周咆哮着转起了圈,而他被完全无视了。

他迅速穿过他们,握住一个冷冰冰的铁片,把自己弄上补给堆。一声巨大的撞击声在他耳边炸开,他转头看见Shaw把Erik砸在地上。Charles迅速扫过两人,发现Shaw似乎在奔跑的过程中丢了他的刀。

也就是说Charles是唯一一个拿着武器的人。

“Shaw!”他大喊,飞快地抽出一支箭搭上,“住手。”

Shaw抬头,看见他吃了一惊,但他很快恢复过来。他弯腰抓住Erik的领子把他提起来,Erik站住以后,他把手放在Erik的脖子上,摆出折断的架势。

“你知道吗,之前我还有点生气,但现在我着实被你惊艳到了,”Shaw花言巧语地告诉Charles,“至少你永远不会让生活变得无聊。毕竟,我们还要一起度过余生呢。”

“我们会,”Charles同意道,“虽然你的余生很短了。”

Shaw大笑起来,似乎对他的反抗非常满意。“所以你要射向我了,小omega?”他问。

“是的,”Charles平静地回答,手中稳稳地端着箭。

“你确定你不会射死Erik?”Shaw问。

“我确定,”Charles说,Erik轻轻侧了头,用眼神默许他的这一箭。

“如果不小心杀了他呢,会很尴尬吧,”Shaw依然穷追不舍,“我们该怎么告诉我们的孩子呢?”

作为回答,Charles射出手上的箭,但尽管它正中目标,箭头却闷响一声从Shaw的肩膀弹开,没有造成一丝伤害。Shaw微笑着说,“手艺不错,是吧?”

贴身盔甲,Charles绝望地意识到。肯定是他在那场盛宴里得到的,Charles责骂自己为什么不把其他的袋子毁掉,或者至少拿给Erik穿。

他知道如果他再往前走半步,Shaw就会折断Erik的脖子——就算他不走Shaw也会那么做的。“等一等,Shaw,”Charles出声,语气里失了刚才的冷静,“如果你现在就杀了他你就没法在这儿标记我了。这个游戏会结束的。”

“Charles,”Erik警告似的说,Charles转头对上他的视线。Erik看上去毫无畏惧,他正努力想警告Charles一些东西,虽然那含义他也无法弄清。

“尽管这建议很诱人,我还是不太喜欢给敌人留下活口,况且我已经低估过Erik一次了,”Shaw告诉他,一边动了动扼在Erik咽喉的手。Shaw发力的一瞬间Erik猛地一抬头,逼得对方后退一步。Erik顺势转身,钳住Shaw的一只手臂将他甩到地上,然后拖向补给堆的边缘。

Shaw掉下去的时候还死死抓着Erik的手腕,而Charles回过神也向他们冲过来。他拽紧了Erik的衬衫,生怕Shaw把他一同拉下去。

“谁知道你有这么大能耐呢?”Shaw自嘲地对Erik说,话音未落那个有着Emma眼睛的生物一口咬住他的腿,把他从半空拖了下来。

Erik转身抱住了Charles,在他额角印下一吻,他们相拥着,努力忽略狼群撕咬时Shaw发出的惨叫声。Erik塌下身子坐在边缘,Charles也跟着坐了下来,依偎在他身边。他们等待着礼炮声响,但它没有。

狼群们在慢慢享用他们的晚餐。贴身盔甲对于他们尖尖的牙齿毫无抵御力,但他们似乎不愿就此杀死自己的猎物。Shaw痛苦的怒视在混乱的毛发中一闪而过,让Charles意识到他必须要做的最后一件事。

Charles挣开Erik的手臂站起身来,“Charles?”Erik问。

“是时候结束了,”Charles告诉他,颤抖着拉开弓箭。Erik站在他身边,像披风一样包裹住他—Erik的手覆在他手上,任由Charles瞄准。

他们一起松开弓弦。

 

第四章完

译注:以防有人不熟悉饥饿游戏,竞技场内的天气、动物、植物都可以由设计者实时调控,这里突然的洪水也是其中之一。


 

前两天做了个小手术所以拖了更,抱歉。游戏部分至此就结束啦,后面还有两章讲恢复和胜利晚宴,最后开个小车就结束啦。作者说后续的起义啊之类的算是开放性结局。


评论(18)

热度(168)